是唯粉。

【星北】假如他们相差十岁【fin】

预警:一个沙雕小甜饼,是真的沙雕orz

年龄操作有,架空有,bug有

角色确认关系是在双方成年后,道德标兵退散

以上




假如他们相差十岁

By:黍离

Cp:明星昴流*冰鹰北斗

预警:ooc注意,一切角色属于原作。

    

When he was 3

“小北小北小北!这边这边这边!”北斗刚走进家门,还没来得及将背上的书包放下来,就被一个突然闪出的小小身影扯住了袖口。隔壁家那个还不到四岁的小鬼正仰着头盯着他傻笑,蓝色的眼睛又大又亮,“快过来,有一个东西要带你看。”

“你不应该叫我小北,我比你大,你要叫我哥哥”北斗叹了口气,蹲下身子和明星的视线持平,“你要带我去看什么?”

“那边哦那边!”明星用手指着门外的庭院,“草丛里面有花开了!是黄色的!亮闪闪的好漂亮!”

 

When he was 6

“小北好了没有呀,感觉好痒。”明星梗着脖子,不耐烦的冲着身后嚷嚷着,他正坐在沙发的扶手上,两只触不到地面的脚悬在空中前后晃悠着,好几次都险些踢到身前正蹲着给自己系领巾的北斗。今天是他上小学的第一天,从头到脚都换上了报名时发的校服,制服的料子算不上柔软,即使已经洗过两遍,贴在身上仍感觉痒痒的,像是在某个地方藏着还没被剪掉的线头,弄得明星怎么都不舒服,忍不住的左右扭动。

“你要是继续扭来扭去那就永远也好不了。”北斗没好气的接了一句,手上动作却也没停,仔细的完成了最后一个步骤,在明星胸前打上一个小小的结,又将胳膊伸长绕到他的背后,将露出来的布料小心藏进领子里。

“这样就行了,”他撑着膝盖站起来,顺手揉了一把明星柔软的橙色短发,“到了学校不准打架,上课不能睡觉,要乖乖听话,知道吗?”

“知道知道,小北你昨天说了两遍,今天又说了一遍,比我妈妈还夸张,要早衰的哦。”明星吐出舌头冲他做鬼脸,得意的学起昨天陪妈妈看的连续剧里的台词,见北斗冷着脸好像要生气了,又赶紧提着书包从沙发上跳下来,屁颠屁颠的跟在那人后面,大眼睛滴溜溜的转,“我不和别人打架,那要是别人欺负我怎么办?你帮我打回去吗?”

“为什么要欺负你?”北斗皱眉。

“我哪知道,我说万一嘛,小北你也说凡事就怕万一的嘛。”明星撇嘴

“要是真的有人欺负你,我就帮你教训他们。”北斗牵起他的手

“然后还会每天都来接我放学吗?”明星不依不饶

“恩,会的。”

“那我现在就被人欺负了!小北今天就要来接我!”

 

When he was 8

明星端着西瓜蹑手蹑脚的推开书房门溜进去,发现北斗正趴在桌上,脚边是几张散着的试卷和一地的纸团。明星以为他睡着了,转身打算悄悄溜出去,刚把门拉开,就听见北斗在叫自己,那人已经重新坐直了身子,眼底一片青色,黑眼圈十分明显。

“哇!”明星有点被吓到,连忙举起手边的盘子,“阿姨让我来给你送西瓜。”

“恩,谢谢你。”北斗点头。

他的状态看上去糟糕透了,面色惨白神情疲惫,眼下的黑眼圈像是变装舞会上女孩们浓浓的烟熏妆。

活像一个怨妇,明星脑子里面突然蹦出这个词,就和妈妈喜欢看的奇怪电视剧里的女主人翁一样。

“小北你是不是不开心。”他把西瓜放在书桌上空余的地方,歪着脑袋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就是有点累了。”北斗摇头

“那你就不要那么累嘛,”明星凑到他的跟前,“你这样看起来好吓人的,脸色白的像女鬼,黑眼圈重的像熊猫,我还以为你被女孩子甩了失恋了躲在房间里哭。所以才来给你送西瓜哦,我有没有很善解人意?”

“有”北斗勉强扯出一个笑,将他抱起来坐在自己的腿上,“你才几岁啊,就知道女朋友了?在学校怎么样,和大家相处愉快吗?”

“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不仅女生,很多男生也喜欢我哦”明星得意的扬起脸,在他腿上扭来扭去,“你的这些卷子上不都是勾嘛,干嘛还要紧张?去年楼下那个看上去傻不愣登的姐姐都能考上重点大学,你就更不用说了,闭着眼睛都能答对,放轻松放轻松,要是最后真的没有考上,我也陪你不读书了,我们一起去楼下开一家零食店,专门卖你喜欢的金平糖!”

“就是那种糖看起来就很古老,只有老奶奶喜欢,也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他又悄悄的咕隆一句。

 

When he was 12

“小北!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你在忙吗?在自习室学习?还是准备去演剧部演灰姑娘?”明星刚回家就奔向电话,书包和外套都扔在玄关,红领巾被扯开大半,歪歪的挂在脖子上。他边打电话,边冲着空气挤眉弄眼,就好像电话那头的人真的能看见一样。

“上次就给你说过了,我没有演过灰姑娘!”电话那头,北斗刚从食堂的人海中挤出来,手里除了盒饭外还有导师让他去图书馆借的各种专业书籍,他上星期被确定在了保研名单内,没有了就业压力,几乎每天都泡在自习室里,“我刚刚在食堂买饭,太吵了没听见手机铃声,你放学了?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可以打电话吗?小北你好冷漠!”明星不满的大声抱怨,又在妈妈扔过来的眼刀中缩了缩脖子,“就是……那个……呀!我妈妈和阿姨都很在意!你有没有找女朋友!你们学校女生很多嘛!上次我在一个选秀节目上还看见了你的校友。”

“女朋友?没有”北斗摇了摇头,想起对方根本不可能看见,又尴尬的捏了捏鼻梁,“你让他们不要再问了,女朋友又不可能问一问就出来了。倒是你,要读初中了,好好学习。”

“是是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像冰鹰大人一样考上重点院校遣英留美走上人生巅峰”明星飞快的接着他的话往下吐槽,“不过22岁也不年轻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40一堆渣’你已经过了一半了呀!紧张起来!”

 

When he was 16

北斗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他记得今天是明星的生日,午休时专门去楼下的蛋糕店订了生日蛋糕。可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越过十二点祝贺便显得突兀且不合时宜。他一只手提着迟到了的生日礼物,另一只手取钥匙开门,想着蛋糕还是要放进冰箱,就算不送出去,也可以作为第二天的早餐。

屋内是漆黑一片,没有开灯,月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来,是浅浅的黄色,柔柔的在地面上铺一层朦胧的纱,平添几分神秘。北斗没打算开灯,他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只想赶紧躺在床上休息,连续半个月无休止的加班几乎能抽空了他所有的精力。

“你回来了?”明星的声音传过来,他被吓了一条,扭头看向阳台,只见门从外面被人打开,明星穿着一件橙色的白色t恤,手中握着的手机屏幕还亮着,大大的lose在夜色中有些刺眼。明星关上门向他走来,因为背着光,北斗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怎么……?”

“我在等你给我说生日快乐。”明星打断他的话“给寿星说生日快乐是社交礼仪对吧,所以我一直在等,不过现在好像也不算是寿星了。”

“我没想到加班会那么晚,本来给你买了蛋糕但是……”北斗下意识的解释起来,他今天晚上有些晕沉沉的,却也直觉出明星的异常——虽然从前也不叫他哥哥,但现在连称呼也免了吗?不过他对于明星的了解也已经停留在很久以前了。他们之间从明星15岁起便再没那么亲昵。明星到了叛逆期后便好像处处躲着他,加上他工作后从家里搬出去住,两人的见面机会少了很多,细细数来,上一次见面也是两个月以前的事情了。

而现在他终于有机会好好打量眼前这个人了,借着月光,发现他长高了,也健壮了不少,胳膊上能隐隐看见肌肉,再不是曾经那个跟着他后面留着鼻涕的小孩了,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他这个年龄的男孩特有的桀骜和青春气息。

“蛋糕的话就不用了,大晚上吃蛋糕蛮奇怪的。”明星耸耸肩,“不过生日快乐还是要说,既然是小北的话,可以特别放宽政策,在天亮之前听见都算,还是能勉强让你及格。”明星笑起来,是他特有的露齿笑,却没有多少快乐的情绪。

“生日快乐。”北斗说

“恩恩,谢谢,“明星点头,向着玄关走去,”既然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可以走了,小北晚安。”

“等等!”北斗想叫住他,门却已经打开了,走廊里的风灌进来,不冷,带着夏日的暖意,却还是让北斗打了个寒噤。

“那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回家呀,小北明天要上班的话还是不打扰你了,晚安哦,下次不要迟到了。”

 

When he was 18

“你母亲给我说,你没有报考我们学校?为什么?”明星从班上出来,毫不意外的被穿着西装一看就是上班途中的北斗拦住,他先挥别了同路的游木真,才转过身来面对这个自己躲了一年多的邻家哥哥。

“小北现在是在上班途中吧?跑出来没有问题吗?我听阿姨说你马上就要升到部门主管了,这个节骨眼上还是不要乱跑比较好吧?”明星故作轻松的笑了一下,往前走两步,被拽住后解释道,“这边人很多,小北你是打算长篇大论的吧?那过来这边。”

“现在我们在说的是你的问题,你别管我。”北斗皱着眉头,还是跟他一起走到对面那个没什么人的角落,“你为什么不报我们学校?明明分足够了,你选择的专业我们学校一直是全国第一,为什么要放弃它选择一个本地的二流大学。”

“除了你们学校意外都是二流大学吗?那真是对不起呢,可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吧?因为有关系很好的学长在那里所以就填了很奇怪吗?本地的学校在我看来更方便。说到底,小北你只是因为自己过惯了精英人士的生活所以看不惯优哉游哉的闲人吧,”明星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又止住了北斗准备反驳的话头,“你先听我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论是大学还是今后想选择的路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不要再用你过来人的口气对我指指点点了,从以前我就想说了,你这个自以为是的样子真的很让人讨厌。”

 

When he was 22

北斗进门的时候灯是开着的,冷气打的很足。他向客厅看去,明星直直的坐在沙发上,电视关着,手机也扔在一边。听见开门的声音,他也只是用余光瞥了他一眼,并没有任何进一步的表示。

北斗换上鞋,向他走去的时候闻到空气里的一点稀薄的酒气。

“你喝酒了?”他皱眉。

“恩,毕业聚会,正常都会喝酒吧,不过小北你们精英学府可能没有这样的传统”明星嗤笑一声,话中带刺,因为醉酒的原因,他的声音有些模糊,北斗摇摇头,走到他的身边坐下。

“当然有,我们当年可是通宵了一夜,最后大家都去压马路,比你们来的疯狂。”

“我们也有通宵”明星看向他,眼睛并没有因为醉酒变得浑浊,仍旧很亮,“只是我突然想起自己有重要的事情忘记做,所以找了个借口先跑回来了”他眨眨眼米“你想知道是什么事吗?”

北斗被他的眼神看的一惊,心里已经隐隐猜到了明星要说些什么,也直觉即将发生的事情会很快脱离自己的控制。

他应该赶紧抽身离开的,毫不犹豫的走掉,等着第二天明星酒醒之后一切回复正轨,他和平时一样去上班、加班、在中途空闲的时候担心一下明星的工作,然后意识到他们已经不是儿时那种亲昵的关系了,明星长成了一个靠谱的大人,会将自己的一切安排妥帖……

“……”然而他什么都没有做,也没有说,阻止的话压在喉间,在吐出之前就已经吞了下去,他看着明星望向自己的眼睛,蓝色的,没有小时候显得那么大了,却清澈依旧,可以在其中找见自己的倒影——穿着西装,早晨梳好的头发已经有几根翘了起来,眼底下有浅浅的黑眼圈,显得很疲惫。

很多年了,他好像总是这样,用明星的话说,像个行将木就的老头子,除了工作中,其他时间都是倦倦的样子。

他闭上了眼睛。

浓烈的酒精的气味向他靠近,还有鼻息间呼出的热气,接着是嘴唇相碰时的冰凉触感,连接吻也算不上的很轻的一下,像是小心翼翼的试探。

明星已经坐回了沙发上,他感到旁边的沙发又凹陷下去,但是酒味还萦绕在鼻尖,他有点醉了。

“想做的事就是这个,你已经知道了。”


评论
热度(26)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