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唯粉。

十岁梗


架空
私设有
HE
楚夏篇
Whenshe was 2
楚子航拿着奶瓶有些无奈,坐在床上的小女孩咿咿呀呀的说着他听不懂的话,圆滚滚的脸蛋上沾着巧克力的碎屑。她看向楚子航的时候眼睛一眨一眨的像大大的黑色葡萄,白嫩的小手左右挥动,倒是一点都不怕生。
“唉……”楚子航叹了口气,将调好的牛奶一点点的味进女孩的嘴里。
夏弥是楚妈妈闺蜜的女儿,她妈妈上周和老公去了马尔代夫度蜜月,把没人照顾的亲闺女扔在了楚子航家寄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还有什么,比一个不靠谱的妈更让人难过呢?
“子航子航子航子航”夏弥注意到了楚子航的心不在焉,不满的嘟起了嘴“你在想什么?什么?”
“没有,没什么”楚子航伸手抱起小小的夏弥“你吃饱了没有?我抱你出去玩”

Whenshe was 3
“子航子航,我要听琴!”夏弥跌跌撞撞的跑到门口迎接刚回家的楚子航,拽着楚子航的衣角开心的傻笑。
“什么琴?”
“我不知道诶,钢琴,还有大提琴都可以啊”女孩张开双手想让楚子航抱,正努力的将身体挂在比自己高了不少的楚子航身上。
“恩,等一下弹给你听。”楚子航蹲下身摸了摸夏弥软软的黑发“在弹琴之前你要先吃东西。”
“嗯嗯嗯,我吃东西可乖了!”

Whenshe was 6
“子航子航子航!你看,我们新发的校服好不好看?”夏弥扎着高高的马尾,深蓝色的校服裙显得女孩子小腿白皙又纤细,她跳到楚子航面前转了一个圈,得意的情绪溢于言表
“恩,好看。”楚子航仔仔细细的将夏弥打量了个遍,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就是裙子短了一点,你是不是长高了?”
“就是长高了!我今天去班上的时候,我是女生里面最高的!好多叔叔阿姨都夸我又高又漂亮!”夏弥仰起头露出缺了一颗的门牙。马尾在身后跳跃。

Whenshe was 8
“子航,今天是不是有女孩子给你表白了?”夏弥挡在楚子航的卧室门口,笑的猥琐。
“恩?恩,你怎么知道?”被这样一问,楚子航有几分不好意思,从书架上取出一本名著装作认真阅读。
“我就是知道,我今天看见一个穿着你们学校校服的学姐一边哭着一边给旁边的人说你的名字。”
“……我没有答应她”楚子航摸了摸鼻子。
“我知道啊,答应了她就不会哭了嘛。不过那学姐长得好可爱,我看漫画书上说,欺负女孩子的人都该死!”夏弥握着拳头义愤填膺“不过看在我们私交不错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啦~”
“恩,好。”
“那作为报答,你请我吃小区门口的冰激凌吧,他家有了新的蔓越莓味道的!”

Whenshe was 12
夏弥坐在家里给楚子航打长途,她叽叽喳喳的说了快一个小时,楚子航时不时的符合几句,然后又是漫长的单方面聒噪。
“所以你今年夏天就不回来了?你有没有找女朋友?你不回来阿姨会伤心的吧?”夏弥打了个哈欠看着电视上无聊的节目“刚才我去你家的时候阿姨还在问我你最近怎么样诶。”
“今年要实习,过年的时候会回来过年的。”
“那你毕业了之后要回来工作吗?还是就留在那边了?”
“还没有想好,还有两年,应该要回来的吧。”
“回来的时候要给我带一个好看的嫂子回来啊!”夏弥具有活力的声音透过话筒有几分失真,即使这样,楚子航依旧可以想象电话那头女孩子的神采飞扬,浓郁的黑发扎在脑后随着夏弥的动作晃荡。
“恩,看情况吧。”楚子航紧紧地握住了手机,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后面夏弥说了什么他没听清,只是随口应付几句。
找一个好看的女朋友吗?
有几分麻烦啊,挂了电话之后,楚子航开始仔细思考什么样的女朋友会被妈妈和爸爸喜欢。

When she was 14
楚子航研究生毕业之后还是没挨住爸妈的软磨硬泡回了家,在爸爸的公司学习着公司事务。
七月的一个周六,穿着白色吊带长裙的夏弥不经允许就冲进了楚子航的卧室,往他头上套了一个金色的假发套。
“快快快,和我去漫展啦!我昨天忘记告诉你了。“黑发的少女对于私闯异型卧室完全没有半点愧意”我们现在去,应该能赶上找我喜欢的coser要一个签名。“
“我今天有事。”楚子航把假发取下,没脾气的摇摇头。
“什么事?和女孩子约会吗?是不是要去看电影?”夏弥不依不饶。
“不是……”
“那就没关系啊!!我也是女孩子!书上说,拒绝漂亮女孩的邀请,是要下地狱的。子航你不想下地狱的吧。”
“…………”
“所以走吧!漫展上面有很多细腰长腿的女孩子的!你现在还没有找女朋友结婚,我很心急诶。”
最后,在夏弥的威逼利诱之下,楚子航还是带上了造型奇怪的假发,去了漫展。在第三十次被索要合照的时候,楚子航确定今天自己一定做了有人以来最愚蠢的决定。

When she was 16
都说青春期的女孩子敏感又细腻,楚子航看着穿着粉色睡衣占据了他大床的女孩,有一种深深地挫败感。
世界上其实是有三类人吧,男人、女人和夏弥。
“你干嘛总是盯着我看?想用眼神吃我的豆腐吗?”夏弥捂紧了贫瘠的胸部。
“没有……”而且你哪里有胸部。
“那你干嘛盯着我看?好可怕?你是不是被我的容貌折服了?”夏弥更加惊恐地捂住了脸“我告诉你哦,虽然我们两个关系很好,但我也不会牺牲贞操满足你的兽欲的!”
“……”拉倒吧,楚子航走过去替她拉上了被子,“你今天不回去了吧,我去睡客房。”
“哇哇哇,子航你真是好男人诶,看在你有钱又多金的份上,快点包养我吧,我可是很抢手的。”
“……”要是可以,楚子航真的很想撬开夏弥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青春期少女的心,真是敏感又脆弱。

When she was 18
“我成年了!”夏弥坐在露天大排档里豪爽的将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可是你依旧没有女朋友!”
“你少喝一点,要喝醉了。”楚子航给她夹了一块涮肚,将桌上的啤酒小心的藏在椅子底下。
“不会不会,我可是神一般的女人!你又回避我的问题!你为什么不找女朋友?”夏弥打了个酒嗝,脸有些微红,
“没有合适的啊,你那么想我找女朋友?”
“也不是啊,可是你都28了诶,不结婚就老了。你说你好歹算是一个高富帅,那么多年没有喜欢的女孩也太奇怪了。”
“不急吧,妈妈也还没有开始催我。”
“等到阿姨催你就是剩男了啊!那样多没面子,诶,说真的,你该不会是喜欢男生?”夏弥目光灼灼眼神犀利。
“不是……”
“没关系哦,就算是你真的喜欢男生我也不会鄙视你的!自由恋爱嘛!我的思想很先进的。”已经八分醉的夏弥使劲狠拍楚子航的肩膀“但是你要告诉我,要是你突然去瑞士领证,我会很伤心的。”
楚子航没有回答,他一把抢过夏弥手中的酒杯,招呼服务员来结账。
为什么没有女朋友?因为不喜欢啊,为什么不喜欢,因为很早以前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夏弥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印在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那个长发飘飘却时常犯傻的女孩早就占据了全部的空间,抹不掉了。
将夏弥扶上床,楚子航低头,开始一根一根的数着女孩微微上翘的睫毛。
Whenshe was 21
楚子航在三月份的时候患上了急性阑尾炎,做了手术之后在医院躺了半个月。
“你是喜欢绿豆汤还是银耳汤还是枸杞杏花汤?”夏弥将头发绑在后面梳成了发髻,用翡翠的发钗卡住。自从楚子航住院之后,她每天都来送水送饭,养身的汤每天一换,全部都熬得恰到火候。
“排骨汤。”楚子航毫不客气的接过夏弥削好的梨,甜腻的味道在舌尖绽开。
“你怎么净挑没有的吃,只有上面三种,喝不喝拉倒。”夏弥精致的额头皱成了川字,对于楚子航的无理要求万分不爽。
“炖的鸡汤也可以,加一点白萝卜。“
“没有没有,不会做啊,我这几天天天照顾你很辛苦的,你都不心疼我一下。“
“那就……银耳吧……“楚子航的声音不情不愿。
“好了,我回去看看网上教程好了,排骨是吧,给你炖萝卜?”
“恩”
“啧啧啧,你出院了以后一定要好好地感谢我。”夏弥提着保温桶和楚子航告别“我走了,明天再来看你,你要乖乖的啊~”
“……”
夏弥转身的时候楚子航突然心中一紧,女孩穿着细细的高跟鞋将地板踩得哒哒作响,小腿肌肉紧绷,笔直修长,好像也不像以前那样平胸了,紧身的黑色短裙勾勒出独属于青春时惊心动魄的味道。
要是一直一直这样,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

Whenshe was 23
“哇塞,把相片贴上去就可以了?好激动,这样的话我就是已婚妇女了?”夏弥涂了鲜红色的口红,办结婚证的时候直接穿着在婚纱店里挑了很久的白色纱裙。
“是啊,你的照片呢?我帮你贴上去。”楚子航又看了一遍两人的信息,“你真的不后悔?你不是说我是大龄剩男了吗?”
“不后悔不后悔,你真傻,男人就是要比女人大,你这个年龄算是钻石王老五。”夏弥使劲的摆手,又凑过头去看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在红色的本子上印上钢制的大章。“这样就可以了?要是我把这个本子烧掉,是不是就一辈子不能离婚了。”
“是啊是啊,不过你们那么恩爱,就算是不烧它也不会离婚的。”工作人员报以夏弥一个和善的微笑。
“那可不一定,男人很不靠谱的,我要烧了它,不然以后他变心了我不是只有躲在被子里哭?”
“不会,”一直不做声的楚子航突然搂住了夏弥的腰
“什么不会?”
“不会变心,”灼热的气息呼在夏弥的耳彻“等了好久,才不会变心。”
“你脸红了诶,在害羞哦。”夏弥挣开他楚子航的怀抱指着楚子航绯红的脸颊调笑“原来你会害羞啊?快点快点,我要照下来,给以后我的孩子看。”
Whenshe was 28
“妈妈妈妈妈妈,你看我这样好不好看?”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穿着蓬松的公主裙在镜子前转悠“我是不是小公主?”
“当然是啊,你也不看看你妈妈长得多好看!“夏弥捏着女儿苹果一样的脸蛋”要是你长得不好看,那一定是你爸爸从垃圾堆里面抱来骗我的。“
“我才不是从垃圾堆里面捡来的!“女孩嘴巴撅的高高的。
“没说你是捡来的啊,长得难看的孩子才是捡来的。”

Whenshe was 35
“妈妈,我听说超生是犯法的。”已经十岁的女孩子拽着夏弥的裙角,又抬头看了眼抱着两岁妹妹的楚子航,有点吃醋。
“没关系我们悄悄的。”夏弥看着大女儿不满的表情觉得十分有趣。
“悄悄地也不行,都是在犯法,你们已经有了我和妹妹了,怎么能要第三个孩子?”
“恩,你问你爸爸啊,妈妈也不知道。”
“爸爸!?”女孩子看向楚子航的眼睛充满了怨恨。
“……恩,因为,有弟弟妹妹的女孩子更容易嫁出去,princess你也想有很多男孩子喜欢吧。”楚子航脸不红心不跳的随口胡诌。
“真的吗真的吗?喜欢我的男孩子是不是会比爸爸还要帅?”
“不会,肯定比你爸爸稍微难看一点点,要是比你爸爸还帅,妈妈会很难过的。”

When she was 50
大女儿结婚的时候楚子航找未来的女婿谈了快三个小时的人生,新郎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态度良好的听着岳父的教导,觉得亚历山大。
“你要是敢对我女儿不好的话,我肯定会用刀捅死你!”三个小时的谈话总结下来可以汇成一句简单至极的话
“岳父你放心,我一定会对她比所有人都好!哦不不不,当然您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除了你以外,我一定比所有人都喜欢他!”女婿神情真挚,恨不得指天发誓。
“不,你要比我,更加的爱她。”就像我对她妈妈那样。
楚子航拍了拍男人的肩,将一张银行卡塞进了他的手中,“这个是她小的时候我给她存的嫁妆,要是你对她不好,我真的会杀了你的。”
望着楚子航离开的背影,男人突然觉得,在外人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的岳父,仿佛一夜之间变得苍老,永远挺直的背脊几乎要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

When she was 70
楚子航死的时候,夏弥出乎意料的没掉一滴泪,她看着棺材里躺着的认识了快七十年的恋人,不由得感慨人世苍茫
“你闷骚了一辈子,唯一破功的时候就是在我22岁的时候问我要不要考虑嫁给你了吧?要是你一直都不说,我就只能嫁给其他人了呢。”
“话说,你给小易说了什么啊,他好像一直都很怕你?大概是絮絮唠唠的威胁别人一遍又一遍吧,其实那么多年来我早就知道了,你有一张一天说不了一句话的嘴,可其实长了一张八婆的心。”
“今天的时候,小儿子终于结婚了,真是急死我了,真是随你,又不爱说话,又对女孩子不感兴趣,要是他一辈子光棍,我在地下都不会放过他的,真是一点都不考虑老妈的心情。”
“要说的就是那么多了,我就不哭了,才不是因为我不爱你呢,最喜欢你了,要是我哭了的话,你也走的不安稳啊,我知道你其实最喜欢我了,我也最喜欢你。”
“亲爱的,晚安了啊。”

When she was 80
夏弥的死,家里一直没有公开,三个孩子遵照她生前的愿望,将他和楚子航葬在了一起,一个人际罕至的小土坡上
“妈妈生前那么喜欢说话,葬在这个地方,会不会被憋出病来?”
“说不定,但是老爸在这,你把妈妈葬在其他地方,爸爸晚上会变成恶鬼让你去阴司给他赔罪的。”
“才不会呢,老爸生前最喜欢我了。”
“你们两个,安静一点,在给妈妈上香呢。”
“妈妈就喜欢热闹,不说话应该是爸爸的规矩。”
“……”
“好了好了,就这样搞定了~爸爸妈妈你们要相亲相爱的在一起,秀恩爱什么的就不用托梦给我们了,会嫉妒的”

迷途漫漫,终有一归,只愿在寻路的途中,能牵你的手,永远永远走下去。



评论(29)
热度(64)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