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唯粉。

【楚路】照片

BE

逻辑死了

语死早什么就不强调了





楔子

楚子航很久很久都没有再想起路明非。他几乎就要忘了那个人。忘了那个人的相貌,忘了那个人眼中煦煦的光辉,忘了那个人弯膝坐在天台上时略显落寞的背影。

只是几乎

他某天收拾书架的时候,一张泛黄的照片从书本中滑落下来,照片上是两个笑的灿烂的少年。灿烂的让人有几分心酸

记忆涌来如排山倒海。

是了,他终究也没有勇气忘了他

 

一、

楚子航遇见路明非的时候大二还没有结束,正是青春飞扬肆意跋扈的年纪,他被导师强行的拉去仕兰中学做实习课题,实习的第一天就赶上了学生打架。

路明非就是那个打架的学生。

他下手是真的狠,对方的额头上被生生的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止不住的往下流,和着眼泪鼻涕一块糊了一脸。肇事者却还是一副老神在在事不关己的样子,哼着小曲坐在椅子上,专心致志的看着手里的日本漫画。

楚子航有些头疼,他本来就是不爱说话的性子,看见人群就头皮发麻,现在班上几乎乱成了一锅粥,被打的孩子哭得杀猪一样,几乎就要撼动整座教学楼。

 

“为什么打架?”放学的时候楚子航站在路明非的座位前,声音冷冷的,脸上像结了一层霜。

路明非没有搭理他,自顾自的垂着头,还在看着下午时的那本漫画,连页数都没变,纸上长得挺萌的女生对着身边的男孩巧笑嫣然。

楚子航没由来的觉得烦躁。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很长时间,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风扇在头顶上呼啦啦的转着,声音是变了调的喑哑。

“对不起……”打破沉默的是路明非一句几不可闻的道歉。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放开了一直紧拽着的漫画,手指无意识的绞着衣摆。

“对不起,”像是怕楚子航没有听清,路明非又重复了一句,声音大了不少,微微的发着颤,有意无意中带着一点妥协和讨饶。

只是这样,楚子航便再也生不起气来刚窜出的火被悉数浇灭,原因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其实路明非根本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两句对不起,不知道是对谁说的,甚至算不得很有诚意。可是他心中的火气确是真真切切的灭掉了,他看着座位上坐着的男孩,甚至无端生出了一种莫名的理解和包容。

“没事的,你早点回家。”于是楚子航只能在心中默默叹气,叮嘱一句后率先走出教室。

 

二、

到了六月,仕兰中学的蔷薇全都爬满了墙,远远望去填满视野的都是艳丽张扬的玫红。花圃里的栀子花也全都绽放,白色的花朵散发着好闻的淡香。

要是忽略炎热的气温,仕兰的夏天算是一年之中最美的季节了。

楚子航和路明非的关系随着时间,也变得熟络了不少,偶尔遇见了会一起去食堂吃午饭,午休的时候并肩坐在天台上发着呆。

“你以后想考哪个大学?”楚子航曾这样问过他

“哪里都好啊,看哪个学校要我吧。”路明非耸耸肩显得满不在乎。

 

其实楚子航一直都不能理解路明非的惫懒和淡定,明明是关于未来的大事,在他这里却好像变成了“今天中午想吃什么”这样无所谓的话题。

他应该是很讨厌这样的性格的,不求上进,毫无竞争精神,懒惰,成天无所事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是上天注定了的失败者。

楚子航讨厌失败者,却不讨厌路明非,甚至很期待和他一起无所事事的日子,这让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

 

三、

结束了冗长又无聊的实习,楚子航离开的那天,班上有很多女孩都红了眼眶,送他出校门时的告别都带着哽咽。

路明非还是一副慵懒的样子,双手插在口袋里,站的远远地。楚子航要努力的抬头张望,才能看见梧桐树下少年在阳光下略带金色的短发。

“再见”楚子航用唇语对他说。

“我送你”路明非吐了吐舌头回他。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只是盯着路面自顾自的走。路明非用脚踢着一块小小的石子玩的不亦乐乎。校服被他脱下后搭在肩上,隔着白色的衬衣隐约可以窥见里面精瘦紧绷的腰部曲线。

“你想靠我们学校吗?”楚子航鬼使神差的开口,路明非听见了,没有回头,想了片刻后开口“不知道啊,要是能考上的话,老师的学校也不错啊。”

 

那天晚上的时候,楚子航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看见路明非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肌肤是堪比女孩的白皙细腻,他仰头看着楚子航,眼睛里仿佛藏进了整条银河。

“楚子航。”他这样唤他“我喜欢你,楚子航。”

两人的身体随即纠缠在一起。

 

楚子航醒来后,大汗淋漓,身体仿若被烈火灼烧,疼痛中带着要破体而出的欲望。

 

四.

再见面已经是一年之后,楚子航正在考研的苦海里挣扎,每天匍匐于自习室的桌前,恨不得一天能有28个小时用于复习。

简直是又经历了一场高三。

短信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进来的,被调成震动的手机嗡嗡嗡嗡的跳的欢快,发信人是路明非班上的班长

“老师,我们后天同学聚会,你要不要来参加?”

不应该答应的,楚子航看着短信想,没有理由,没有时间,没有精力。

可还是答应了,手指不经过大脑思考就自动回复了“好”

 

没有了高考压力的大家喝起酒来也是肆无忌惮,从午饭开始,白酒、啤酒、晚上唱k还点了两瓶洋酒。楚子航重复了不下二十次自己明天要早起复习真是一点都不能沾,才勉强逃过了一劫。

可路明非是彻底的被灌醉了,他们两很久没见,楚子航在心中默默地和他保持界限。可是路明非毫不见外,也对楚子航的疏远没有察觉。在ktv里,他将额头搭在楚子航的左肩后就没了动静,呼出的热气打在楚子航的颈侧,痒痒的,弄得楚子航的心也痒痒的,只要一低头,他就能看见男孩栗色的短发和头顶小小的白色发璇。

让他忍不住想起那个荒淫的噩梦。

“我喜欢你。”路明非突然开了口,他艰难地立起身子让自己能看见楚子航的眼睛,说话的时候,浓烈的酒精味道喷了楚子航一脸。

楚子航被吓得一个激灵。

“我喜欢你”见没有回应,路明非重复了一遍。他毫不避讳的盯着楚子航傻笑,眼睛亮的厉害,脸蛋在酒精的作用下红的快要滴血。他歪着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忽然就倾身探像楚子航,看那动作是想吻他。

楚子航的大脑空白了有足足一秒,在路明非就要触碰到他嘴唇的时候才回过神来,毫不犹豫的将人死死按回到沙发上,用手紧紧捂住路明非的嘴。

“你在胡说什么?!”楚子航小声的骂了一句,同时环顾四周生怕他们的动作被人看见。还好,没有人注意这边,大家似乎都喝了不少,此刻几个平时关系不错的女孩正抱成一团哭哭啼啼。班上另一个很文静的女孩似乎被当众表白了,好多男生在一旁起哄,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

松了口气,楚子航扭头看了路明非一眼,此刻他倒是安静了,乖乖地坐在沙发上,任由他捂着嘴。耷拉着脑袋,眼睛里的光芒也黯淡了下去,再也没有银河挂在其间。

胸口隐隐作痛,好似被人用钝刀细细碾压研磨。

什么东西不对了,碎裂了,越界了。他一直以为仅仅使自己臆想出的一厢情愿,可现在看来,事情早就脱离了他的幻想。

“你喝醉了。”他松开了手,小声道,把视线转开,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漫不经心不受触动。

“好好睡一觉,清醒清醒。”复又补上一句。

 

路明非是真的在没有其他举动了,他愣愣的看着楚子航,似乎想看出些什么,最后却放弃了,放任自己陷入还算柔软的沙发里。

其实我也是喜欢你的,看着这样的路明非,楚子航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表露心迹的欲望。

我也喜欢你,从很久以前,直到现在。想拥抱你,想亲吻你,想抚摸你,想和你依偎相拥直至天明。

可是,不可以。

仅存的理智清清楚楚的写道,不可以。

世界上总会有一些无法僭越的雷区,那些注定遭到鄙夷唾弃的事情,只要尝试,便只有万劫不复。

楚子航可以万劫不复,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将路明非拉下舆论的泥淖。

 

五、

聚会回去后,楚子航删掉了路明非的好友,删掉了他的电话,删掉了所有有关的短信,所有有关的日记。

就好像从未遇见

他是真的感到害怕了,当路明非将额头搭在他的胸口的时候,楚子航几乎要被自己的感情活活烧死。

这是错误的,荒谬的,不理性的。

可要命的是他竟要控制不住这荒谬的情感。

是该给个了断了,他相信路明非不会记他太久,就像他也相信自己不会喜欢路明非太久那样,

人总是一种理性又薄情的动物。

他咬着牙,将最后一张照片扔进火堆,没有感到救赎,有的只是透彻心扉的绝望,仿佛在于自己的过去挥手划界。

 

七、

原来,还有漏网之鱼吗?

楚子航缓缓地蹲下,捡起那张有些泛黄的老照片,有些无奈的酸楚。

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不知道路明非现在在哪里,会不会早已牵着某个女人的手,有了幸福美满的家庭。

一定要幸福美满,这是楚子航最后的奢求。

 

某天的晚上,楚子航又做了一个和路明非相关的梦,这次梦里是芳草萋萋落日斜阳,路明非坐在庭院的秋千上,眼神空洞的眺望着远方。

望着望着,就青丝变白发。

他从梦中惊醒,天色未亮,四周是一边寂静,只有闹钟敬职敬责的走着,滴答滴答。他总感觉自己像是失去了什么,眼睁睁的看着它从指缝中滑落,却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失去,一切都和原来一样。

他再没能知道路明非有没有儿女成群幸福满堂

他再没能见过他

 

lo主有病不吃药

评论(6)
热度(53)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