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唯粉。

【楚路】曾经 Fin

短小一发完

被官方虐的不能自己

不要钱的糖来一打

架空年老后设定

甜甜甜甜甜




人老了总是会恋旧,年轻时拍下的照片,写下的日记,看过的小说,在时光的流逝之后都显得那么弥足珍贵。

路明非突然想起要翻看过去的相册,是在一个秋日的午后。楚子航正蹲在花园里摆弄着前不久刚买来的花花草草,平底锅在他脚下跑前跑后,时不时喵喵的叫两下。

一人一猫经过阳光的软化显得格外柔和

三十年,路明非默默地在心里计算着,他和楚子航竟已经在一起了三十年,横跨过两人三分之二的人生。

真的好长

要是他们两能有孩子的话,或许也已经长得和两人刚认识时一般高了。

 

那张字迹工整的信纸滑落下来的时候,路明非还在纠结于大学毕业照上的笑脸该归于谁,某某出国了,某某打了一辈子光棍,某某有了第三个孩子,某某在意外中身亡。

所以当他看到那张泛黄纸页的时候,心里竟也扬起了类似于少年般的悸动。

一封没寄出的信,属于楚子航的,那上面的工整娟秀的方块字一笔一划,就像是这个人,认真到让人略微心疼。

楚子航从没有给他写过信,他们两更多的交往是你来我往的直球,黑发的少年站在路明非宿舍底下,后者穿着拖鞋哒哒哒的往下跑。

想要知道,一个不被路明非熟知的,年少的他

 

妈妈:

见信如面

我想要告诉您一个消息,可能不那么让人高兴,确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后得到的结果。

我觉得,我可能喜欢上了一个人。

 

十八岁的路明非是什么样子呢?瘦瘦小小的,穿着宽大的T恤,总是无精打采的样子,打起游戏来一股狠劲,却从不跟家里犯倔。

不对,曾经犯过一次,当他站在父亲跟前宣布自己喜欢男人的时候,狠戾的巴掌打的他脑袋嗡嗡作响,然而他只是睁大了眼睛,深色的瞳孔里闪着星辰般的光

“我就是喜欢男人,我喜欢楚子航,和他没关系。是我自己要喜欢他。”

 

您大概会不解,因为喜欢上一个并不是坏事

可是我喜欢上的,是一个男人。

这件事情在很多人听起来都荒诞不堪,他们会告诉我,这是错误的,遭人鄙视的,死后下地狱的事情。

然而妈妈,我并不害怕下地狱也不怕受人指摘,这是真正的感情,现在的我喜欢他,就像很多年前您选择了爸爸那样。

 

被赶出家门的路明非只套了一件连帽的卫衣

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刚才气氛剑拨弩张,老爸指着铁门对他咆哮“你再敢说这样的话就给我滚!”

于是他真的滚了,他低着头安静的走到门边,开锁推门一气呵成,末了,还说了一句“对不起,爸爸晚安。”

潇洒得一点都不符合他的风格。

他坐在花园长椅上不住的哆嗦,想着怎么着也应该多带件外套,可他甚至连钱包和手机都没拿,连住宾馆的钱也没有,真成了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至于楚子航,路明非从没想过要去找他。这和楚子航没有关系,是他喜欢上了楚子航,和楚子航喜不喜欢他,完全是两回事。

 

我知道感情是一件很虚幻而且善变的东西,我没有办法向您保证三年五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过去之后还能坚持像现在这样喜欢他,不顾流言的喜欢他。

但是我不想后悔,就像是我小的时候被无数次教导的那样,我不愿意当我一垂垂老矣的时候回忆起来,喃喃自语着要是当时和他在一起就好了

那样的自己,实在是太可悲了。

 

“你怎么在这里?”当楚子航找到路明非的时候,天空正淅淅沥沥的撒着小雨,路明非傻愣愣的坐在花园的长椅上,眼神发散目光呆滞,浅褐色的头发被雨水淋成一股一股的,滴答答往下落水珠。

从侧面看过去路明非的背影瘦削的可怕,他静静地坐在那里,却总是让楚子航感觉他哭了,或者心里早已嚎啕了无数次。

楚子航走过去,将伞偏过去罩住他,又将外套脱下披在他身上。

“师兄?”路明非眨了眨眼,有些恍神的揉了揉眼睛,“师兄?”

“你怎么在这里?”

“出来透透气,热。”

可是你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热的样子,倒是不停地打着哆嗦。

楚子航没有拆穿,他盯着路明非沾着淤青的嘴角看了片刻,点点头,举着伞挨着他坐下

“我也是透气,热。”

 

亲爱的妈妈,我写这些,并不是想要祈求您的原谅,也不是为自己开脱,肯隔阂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解决的,只是我昨天晚上看见他,孤零零的坐在花园长椅上,那时候我就想,我是真的喜欢他,秉承着对这份感情的珍重,我需要向您坦白。

您的儿子,楚子航他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我或许永远都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以及合法的家庭,可是我们能给您的,和其他孩子能带给您的,并没有多大不一样。

 

合上那张信纸的时候路明非感觉眼角有湿润的液体沿着脸颊滑落

很显然,楚子航并没有将这封信寄出去,而是选择了在第三天的晚上托着路明非去他家

两人得到了一场臭骂,灰溜溜的去宾馆凑活了一个晚上。

那么久之前的回忆他居然也还记得。

 

等到路明非收好东西下去的时候,楚子航早就结束了花园的工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平底锅本来四脚朝天的躺在他的肚子上,看见路明非后欢脱的跑上去伸长了爪子扒弄他的裤脚。

“你去收东西了?”

“啊,找了几张过去的照片。”

早已习惯了楚子航的沉默寡言,路明非,弯腰抱起玩的不亦乐乎的胖猫

“喂,子航,你什么时候决定和我在一起的?”

“……不记得了……太久了……”楚子航坐起来不解的看了一眼路明非“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还好,还好

他们没能在懵懂无知的时候看透未来,却终究在年老后感激曾经咬牙坚持的自己。

fin




lo主恢复了短暂的神智

评论(1)
热度(76)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