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唯粉。

男神和你【路明非版】

给 @墨染月-我死了 姑娘的点梗投喂。

然而一点都不香,也没有肉

BG!BG!!BG!!!

如此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直男癌【。退散

作为单身狗我已经尽力了QAQ写得我肝疼QAQ

以上




男神和你 情人节

2月14日 

下午2:30

你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心烦意乱。手机放在桌子上一闪一闪的充着点,每次拿起又放下,没有新的短信进来,却被朋友圈里成群结队的秀恩爱闪瞎了眼。曾经的舍友晒出一岁儿子的萌照,许久不曾见面的闺蜜和男友去了遥远了斯里兰卡,你看着照片上相拥着微笑的两人和湛蓝的天空,心酸的差点就要掉下眼泪。

到了一定的岁数,情人节再也不会有朋友闺蜜们成群结队的出门逛街,也没有人和你一边高喊着打倒单身狗一边在冷饮店吸溜着新上的奶茶。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有孩子的相夫教子,蜜月的腻腻歪歪,单身的忙着奔赴大大小小的社交网站。

可是异地恋呢?这种奇奇怪怪吊人胃口的爱模式似乎注定了永远游荡在灰色边缘。

再次忍不住打开手机页面,踯躅半天却依旧没能输入那条烂熟于心的话语。短信而已,可是一条短信都要你来妥协,这样的爱情又有什么意义。你放下手机万分疲惫,从卧室扒拉出浴袍打开浴室喷头。

要是当时没有吵架就好了,你第一次那么认真地想。

 

思绪又回到七天以前,那天刚和同事吵架的你心情十分不爽,例行的电话粥里还没将苦水倒干净那边就颤巍巍的说了见面可能要推迟的决定。

“为什么!!我们都已经一个月没见面了!!你说你忙你忙你忙!你忙我不忙吗?你忙得连时间都挤不出来陪我,那我们和网恋有什么区别?”突然地噩耗让你一天的积累瞬间爆发,无法抑制的冲着电话那头咆哮,他不是没有安慰,可是和事实比起来,所有的安慰都成了笑话。

“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我真的是临时有事,新的项目出了问题,我保证弄好了就立刻买机票来陪你。”他对着电话一遍遍的道歉,换来的只是嘟嘟的忙音。那天,你摔坏了三个月以前两人一起买的情侣机,坐在租来的房间里哭得声嘶力竭。

 

热水一缕缕浇灌在你的身上,水蒸笼开来的雾气恍惚了视线,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不知何时爬上的小小皱纹触目惊心,想起和他相恋的近七年,你又一次的控制不住情绪哭了出来。

 

2月14日

下午3:40

手机里依旧没有短信进来,你自暴自弃的将自己扔进沙发。电视里放着无聊的综艺节目,不认识的男女明星又唱又跳笑得灿烂。

并没有什么意思的节目,可是却舍不得关。

有谁说过,电视存在的意义,很多时候,只是让人看上去不那么孤单。

 
回忆的阀门一旦打开便再难关起,你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闭上眼睛,忽然想起你们的曾经。你们也曾在一个校园里手拉着手一步步丈量从东门到西门的距离;也成在宿舍楼底拥抱着接吻,不顾周围来往同学的鄙夷;也曾半夜十一点出门只为了看一部刚上映的电影,然后凌晨两点,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看着对方红红的脸蛋又相视着大笑起来。

你还记得那时候他的表情,他哆哆嗦嗦的跺着脚,将身上御寒的风衣披在你肩膀上,明明浑身僵硬却笑的像个傻逼。

你环住他的胳膊咯吱咯吱的笑,凑在他耳边呢喃着说路明非我最喜欢你了。

最喜欢你了。

都是美好馥郁的回忆,现在却害你坐在沙发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2月14日

下午6:00

你接到了闺蜜的电话,那边是嘈杂的吵闹声,她有些担忧的问你今天过得好不好,又好似是在旁敲侧击打听你和他的近况。

“挺好的,我正在家里做饭呢。”声音一平八稳,倒确实看不出缝隙。

“那就好那就好,你怎么不出来玩啊?让他来找你啊,早给你说了,异地恋不靠谱,大学毕业的时候要是趁早分手,哪会有这些糟心的幺蛾子。”闺蜜的声音不满中带着担忧,你却觉得字字诛心。

吊了七年,兜兜转转反反复复,想放手却又做不到真洒脱。

仿佛这段恋情已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2月14日

下午7:30

雪下的毫无征兆。

租来的房子面向街道,拉开窗帘,就可以看见外面三三两两搂在一起的情侣。

第一片雪花飘落的时候,有女孩子惊喜的叫出了声,绵软的声线微微破音,带着毫不掩饰的欣喜。

 

你也最喜欢下雪,上学那段时间有两年一直没有下雪。冬天寒风凌冽,吹得脸颊生疼,一点也没有雪花飘落的温柔。

那年你刚刚大三,在室友的推荐下终于补全了冬季恋歌。

真浪漫啊,一起吃饭的时候你嘟囔了一句,又忍不住给他科普了大半剧情。

到了三月间的时候,学生返校,他难得没有去机场接你,你拖着数十斤的行李走走停停,刚到校门口,头顶就落了一场樱花雨。

“抬头抬头抬头,现在是由路明非独家为您播出的冬季恋歌系列节目。”栗发的男生呲牙咧嘴,两个虎牙露出来,看上去蠢蠢的,可那个表情却莫名其妙的融入你的心里,化成丝丝缕缕的甜,就快要满溢出来。
 

手机依旧没有短信,你甚至希望它已经坏掉了,不知道,不难过。

 

2月14日

晚上10:00

不知不觉蜷在沙发上睡着了,手机在桌上跳的欢快,转眼就要一首歌就要演奏到第四乐章

“喂……?”迷迷糊糊的没看来电显示就直接按下了通话。

“亲爱的情人节快乐!怎么样,今天过得开心吗?我看天气预报说你那边下雪了,你有没有出去看看?不是最喜欢雪了吗?”熟悉的声音带着路明非特有的热情,你皱了皱眉,心情却并没有因为这个电话变得舒畅。

通过电话时不时传来的汽车的鸣笛,人群说话的喧闹声,张牙舞爪的显示着电话那头的欢愉

既然能在外面闲逛,为什么不能早点打电话?

“还好……”顺手起身关了电视,没有开灯的房间瞬间变得黑漆漆一片,你坐在沙发中间,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情绪。

“怎么有气无力地?刚睡醒?”

“恩,睡了一觉,有点困了。”没什么起伏的回应。

“诶?你在家吗?”那边似乎又惊讶了一下,路明非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什么,随后清了清嗓子,十分做作的对着电话一字一顿

“在家怎么不开灯?开窗,低头,向下看。”

胸口间仿佛有什么炸开了,你愣了愣神,用平生罕见的速度奔到窗前。

外面依旧是飘零着落下的雪花,路面已被绘成了洁白,你低头向下,裹着厚厚羽绒服的男人一边跺脚一边冲你傻傻的微笑,怀抱玫瑰花束的手被冻的通红,地上还放着一袋满满当当的零食。

你捂住了嘴。

 

2月14日

晚上10:30

你忘记了自己是怎么下的楼,身上还套着hello kitty的家居服。神情恍惚的接过那束鲜红的玫瑰,张了张嘴,才好不容易吐出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呗。”路明非耸耸肩

“……”

“啊,对了!”想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路明非在羽绒服的口袋里上下翻找,终于拿出一个小小的,蓝色绒布包裹着的方形盒子

“忘记了最重要最重要的事情!“

栗发的男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表情是难得的严肃正经

“额,恩,我是来求婚的。”路明非害羞的抓了抓头发“虽然我们是异地,不过我想好了,要是你愿意过去我就过来……我现在有房有车不到三十长得还不算难看……怎么样,这可是黄金股,要不然,你就勉为其难的嫁给我吧?”

你看着他说话都不利索,看着他眼神躲躲闪闪带着试探,看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却连耳根都染上浅浅地绯红,他看你没有动静有些失落,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像极了大学时宿舍楼下那只黑色的小狗。你看着他,看着看着就笑了,眼泪顺着脸庞缓缓的滑落下来。
"明非,我喜欢你。"你勾着他的脖子轻轻诉说,似乎又看见了当时那个脱下外套给你的他。

 

评论(13)
热度(17)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