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唯粉。

【楚路】中元节FIN

没赶上七夕好歹赶上了鬼节

人鬼设定

不知道算不算糖的糖








中元节


七月半,开鬼门,鬼门开了出鬼怪。

1、

1996年8月28日晴

空气有些沉闷。

几日无雨,连砖瓦上缀着的爬墙虎也恹恹的,沾上了灰,不复往昔的碧绿。

一个军区的大院里,几个年纪不过四五岁的孩子你推我搡地笑闹着疯跑,阳光透过层层绿叶漏进来,星星点点洒在孩子们细白柔软的皮肤上。

 

“路明非,把球捡过来一下!!”几个个高的男孩冲他招手,路明非抹了把脸,转身向着阴影处跑去,地上凹凸不平,有几块石头露出来。他跑动时有些太急,不小心绊了一跤,手臂沾上了铁红色的砖头屑,膝盖磕破了,隐隐有血丝上冒。

“嘶,疼!”他哭丧着脸,爬起来轻轻的揉腿。小孩的皮肤光滑细腻,青紫色的印迹显得尤为扎眼。 

“你没事儿吧?”那个男人便是这时候出现的。看上去20多岁,穿着像古人那样的盘扣唐装,领子立起来,遮住脖子下的大片肌肤。

他的头发却是现代人这样短短的,额前的碎发稍有些长了,微微挡住眼睛,那双眼睛漆黑透亮,好似十万大山里无数个透不进光的洞口。

“你是谁?”路明非眨眨眼,他从没在院子里见过这个大哥哥、五官精致,画中人那般秀气。

那男人只是笑笑,将手轻轻放在路明非蓬乱的头顶上。

“明非你没事儿吧?”一起玩耍的孩子跑过来,一个扎羊角辫的姑娘看见他的伤口关切的问了一句,路明非还在发愣,那个男人一动不动,笑容都要凝固在脸上。

“我……我没事”女孩推了他一把,缓过神来小心咕隆一声。

“你在看什么?好奇怪。”

“那个,那个大哥哥。”路明非转身用手指着刚才男人所在的位置,只一阵风吹过,那里早已没有人迹了。

 

2、

1999年8月25日阴

路明非好久没见过那个奇怪的男人了。

他作业不合格被留校到8点,背着书包走出校门,就看见那个奇怪的大哥哥站在那里。

他还是穿着那件盘扣的立领唐装,只是衣服上被人用金线新添了一只张牙舞爪的游龙,栩栩如生,只是没有眼睛。即使如此,凑近了看也让人觉得好像能听见空中龙怒时的咆哮。

“你一点都没变”路明非走过去,太阳已经落山了,路灯微弱的光打在男人脸上,映得苍白,只剩那双眸子还是晶亮的。他转过头来打量路明非,脸上带着和前次一样的笑。

“我叫路明非,你叫什么?”

男人不说话,摇摇头,他从袖口里变出一枚青铜色的硬币,放在路明非手上,而后伸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

“喂!”

“下次告诉你!”

这次没有风,可男人还是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3、

2005年8月19日阴雨绵绵

男人有些呆,他没想到路明非会选择撑伞站在树荫底下等他。他们只见过两次,加起来不过五分钟,可是路明非转过脸看他的时候,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我就知道”,叼着棒棒糖的样子看上去痞痞的。

“楚子航……”他无奈的耸耸肩,走过去轻揉路明非的头发。

“喂!我已经大了!总是摸头会长不高的!”路明非把伞偏过去一点,撇开头大声抗议。

“会长高的”,楚子航看着他笑,把伞从自己的头上移过去,轻轻摇头,“我不会被淋湿的,不用给我。”

“哦……”

两人走了好长一段路,天稍微晴了些,有几分阳光能穿过云层透出来,路边几家小贩打着雨棚卖香蜡纸烛,一摞摞的纸钱元宝堆得高高的,几张草纸被雨水打湿了浸成奇怪的绿色。

“老板,我要两斤钱纸,还要一袋元宝。”路明非撇下楚子航快步走到一个推车前,店家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她小心帮路明非装好,多放了两只蜡烛进去。“送你的”老板娘和蔼的说道。

“谢谢!”路明非递钱给她,示威似的提起来对这楚子航努努嘴,“喏,一会儿全部都送给你。”

 

“我不要这个东西的。”楚子航哭笑不得。

“你是鬼嘛,总是穿一件衣服,你可以拿着它们多换几件。”路明非越发开心起来,踢踏着脚溅起阵阵水花。

“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认识我?”路明非仰头看他,“要是认识的话呢,我在上面写你的名字,作为老朋友这样是不是很厚道?”

“下次告诉你”

 

“别总是玩突然消失啊!”路明非呷吧着嘴冲着那人消失的地方挥了挥拳头,一脸不满。却还是在回家后躲在院子里小心的把写上名字的纸钱烧给了他。

 

4、

2011年8月14日多云

“你好久没出现了。”20岁的路明非摘下耳机关上电脑。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也被拉上了,漆黑一片。楚子航坐在他身后的床沿上,低垂着头,把玩手里一个小小的元宝。

这次他真的换了一身衣服,一身大红色的对襟唐装显得肤色更加苍白。

好像瘦了一点。路明非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鬼也会变瘦的吗?难道地府里有人虐待他了?

“我们认识,在很久以前。”楚子航哑着嗓子,他犹豫了片刻,将手中的元宝轻轻放在路明非的床上,“其实我不该来找你的,只是那年在树下看见你摔跤,没忍住和你打招呼。”

“还有呢?”路明非懒得开灯,转过扶手椅靠在椅背上和楚子航四目相对。

“没有了,你把我给你的那个银币还我,我以后就都找不到你了。”

“喂!”路明非愤怒的跳起来狠敲了一下楚子航的头,“我发现你很过分诶,我每年都给你烧纸寄外快,你就给了我一个破硬币还是生了锈的,你现在还想着把它要回去!抠不抠门啊!”

“那个是……!”楚子航极力摆手,张着嘴组织语言解释,被路明非皱眉挥手打断了,小衰仔一副葛朗台讨债的模样,站起来叉着腰,居高临下的瞪着他,“我生日又过了,你准备生日礼物了吗?恩?没有吧!你的衣服都是我给你的!”

“……你……要什么?”楚子航摸着鼻子不知道怎么接话,

“要个拥抱呗”路明非张开手,笑着对他露出四颗门牙,“鬼先生,抱一个好不好”

 

家乡这边连着下了一个月的雨了,夭寿了,要被泡成禁婆了【。

当时可爱的脑洞不知道为啥就成了这个鬼样

评论(11)
热度(37)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