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唯粉。

【楚路】浮生 下

还没写完

作死改了大纲的我真不知道下一更是什么时候……





浮生

8、

空气凝固了,气氛转为微妙的尴尬,远处瀑布跌落的响声还能作用在鼓膜上,却已没人在意。楚子航傻了一般呆坐在地上,还维持着刚才双手抱在胸前的姿势,眼睛瞪得老大。

他差不多花了一分钟时间咀嚼路明非的话,又花了一分钟时间理解其中的含义,最后一分钟用来打量路明非,毫不掩饰视线中露骨的猜疑迷茫,从头到脚来回几遍,想从他表情动作里找到玩笑的痕迹。

可是没有,路明非没什么特别表情的坐在地上,脑袋半低着,用手绞紧衣角。

“你什么意思?”楚子航声音哑的厉害,极力压制住身体的颤抖,他探出身子,他附身离路明非更近一些,一手撑着地面,眼神像一匹凶狠的野兽。

“就是……字面意思啊……”路明非怂了,声音都有些颤,本能的后挪,被楚子航一手抓住衣领,生生拽了回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压低的咆哮,楚子航凑过去去将身体压低,抓住路明非衣领的手泛出青筋,就快鼻尖相碰,呼出的热气尽数打在他脸上,带着炙人的温度,“这件事情一点也不好玩,你是男的,我也是男的,你懂我的意思吗?我知道你喜欢女孩子,诺诺今天结婚你心情不好。可是你以后总能遇上其他更喜欢的人,肯定不会是男人”

“我没开玩笑,”路明非脸颊发红,死命掰开楚子航的手指,“我有好好想过,师兄你先放手我喘不上气……”

楚子航闻言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松开手向后退去挺远,路明非得救似的大口呼吸,说话的声音时断时续,伴随着小幅度的咳嗽。“师兄你吓死我……你真的误会了,我今天这样不是因为师姐要订婚。”他调整坐姿让自己能与楚子航面对面,声音中掺了点正经,“我也是好好想过的……怎么说呢,不试试怎么知道?”

“可是你要怎么试?”楚子航左右弄不清路明非的想法,有些烦躁,攥紧拳头,在草地上磨来磨去,“你还是喜欢女人的对吧,我指的是生理方面的喜欢,你知道什么是同性恋吗?我喜欢你,会想要吻你……甚至会……”卡壳了,楚子航无法继续将那些淫秽的话全部说出来,他希望在路明非脸上看见一些反应,赞同,惊讶,恐惧,什么都好,但都没有,路明非难得安静的听着,是不是眨眨眼,一动不动,

 “这和你玩的游戏,看的漫画都不是一回事……”最后他放弃了般小声支吾着说。

路明非有些想笑,他没见过这样的楚子航,会害羞,露出的耳尖肉肉软软,红的滴血,再也不想那个记忆中严于律己太上忘情的木头,整个人变得鲜活起来。

却也难过,他看见师兄纠结挣扎的表情,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要害怕呢?

“我知道啊,所以才想着试一试,”路明非尽量让自己笑的自然,主动蹭过去用膝盖轻轻触碰楚子航的大腿,很小心,带着试探,“我们试一试,看看会不会觉得恶心。”他轻声说,而后吻上楚子航的唇。

“!!!”脑内仿佛有成一万枚万颗原子弹一齐爆炸,化成一片灰色蘑菇云,发出慑人巨响。楚子航浑身僵硬,丝毫分不出心思感受唇瓣相依的触感,他摸着嘴唇好不容易拽回一点神智,抬头看见路明非坐在离他不到两尺的地方,脸红到了耳根,眼睛却亮亮的,咧嘴笑得开心。

“好像……还不错”他抓抓头发, 紧抿着唇好像在回味刚才接吻时的触感。

“不讨厌吗?”

“还好诶……不会觉得恶心。”路明非低声说,“但是太快了……我们,要不要再试一次?”

楚子航点点头,猛地发力向前,不小心撞上了路明非的下巴,路明非还没来得及呼痛,带着浓烈的楚子航气息的唇已覆了上来,很柔软。他没有躲,微微张开嘴,伸出舌头,小心笨拙的,沿着楚子航的唇线细细舔弄。

我在干什么啊?他大脑缺氧,思维迷迷糊糊,可楚子航回应了他,另一条舌头缠上来,往复纠结。

两人彻底滚在了一起,分开的时候都大口大口吸气。

 

“完了,”路明非歇了一会儿夸张的捂着脸,“我好像真的不讨厌男人……接吻的感觉挺不错的,”他双手后撑着地面,喋喋不休的嘟囔,“不过也没有比较,这可是我的初吻,第一次,应该感觉都很不错,师兄你肯定不是,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就算你是同性恋,也会随便捞几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吧……”

“是……”楚子航小声回应,怕路明非误解,又添了一句,“是初吻……”

天啦我都说了些什么?路明非快尴尬死,脸涨红成蕃茄,连带着脖子都染上颜色,他缩缩脖子,扭过头去像假装看风景,却总恍惚感觉到身后楚子航的视线,索性直接站起来,左蹦右跳到湖边。那水被车灯照得通透,隐约能窥见下面晃荡的水草和凌乱的石子。

“好美,”他小声的赞叹,忍不住踢掉皮鞋将脚尖伸进水里。

夜晚的湖水温度很低,刺骨的寒意沿着毛孔一寸寸钻进皮肤。路明非瑟缩了一下,打了个寒噤,极力忍住才没叫出声来。他咬咬牙,颤抖着将另一只脚也伸进去,一会儿倒也习惯了,两只脚扑腾着在水面上踢出一朵朵水花。

“也没那么冷了,”他伸个懒腰,转头冲楚子航做个鬼脸,深粉色的舌头故意拖出老长。

 “恩,在水里泡上一会儿就会热起来,你身上的血液都集中在脚上给它供暖。”楚子航捡起被路明非揉成一团的西装外套,踱着步子朝他走过去,“不过泡一会儿你就得起来,不然明天该感冒了。”他俯下身将外套搭在路明非身上,低头轻吻了他一下。

“你偷袭!”路明非双手捂着胸口对楚子航的行为表示不满,瞪圆了眼睛一副良家妇女躲避色狼的模样,但其实没生气,看表情还是笑着的。见楚子航过来,他稍微挪动屁股给楚子航腾出一块还算干净的地方,又用手紧了紧身上快要掉下去的外套,“师兄你现在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狗熊盯上了在外面吃野果的小白兔。”

“狗熊可不吃小白兔。”楚子航挨着他身边坐下,也抹上了笑,“我忍不住。”

 

9、

那天的后来,两人在山顶上又呆了很久,没边儿的聊天,直到路明非打了个喷嚏,被楚子航催促着上车。

再次醒来,师兄早已不见了身影,他躺在一间粉色的房间里,身旁放着干净的换洗衣服。

“嘶”太阳穴传来阵阵钝痛,脑袋晕沉沉的,想要呕吐的不适感不断地击打着他。路明非痛苦的从被子里爬出来,捂着脑袋坐在不熟悉的大床上发呆。

这次算是真的答应师兄了吧。

他慢慢消化这个认知,理性上却还有些抵触。

喜不喜欢楚子航?他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是没有感觉的,路明非能清醒的确定自己是喜欢女孩子的,他喜欢陈雯雯那样安静恬淡长发及腰的淑女,也喜欢诺诺那样疯癫却骄傲的小女巫,甚至会喜欢钢琴十级的柳淼淼,看她的手指在琴键上如蝴蝶飞舞。他是不能更直的直男,房间里放着朝比奈实久留的等身大抱枕,电脑里藏着是男人都懂的岛国动作大片,即使让他现在出门,他也会下意识的盯着漂亮女孩们包裹在丝袜牛仔裤下的笔直修长线条凛冽的双腿,也会忍不住偷瞄女孩在面饼口红修饰下的姣好面庞,还会悄悄对着每个经过的大胸妹子行注目礼并在心里给她们打分。

那为什么还会接受楚子航呢?他真的迷茫了。想要借口醉酒误事,可自己最明白是怎么回事,到了现在,闭上眼睛,想起的全是楚子航坐在他身边时清浅的呼吸,和接吻时那人靠过来被无限放大了的黑色睫毛。还有他咚咚咚咚的,清晰鲜明的,鼓动的心跳。

可能只是感动吧,他悄悄的像,第一次被人这样小心翼翼的喜欢,被人照顾,被人在乎,他记起车厢里回荡的自己最喜欢的歌,碰巧出现的柠檬味汽水,温度适宜的空调,柔软的毛毯。

点点滴滴的细节,从未体验过的实感。

真的只是这样吗?路明非觉得还缺少点什么,绞尽脑汁却不得要领。

真烦躁,他仰头阖上眼,脑海浮现的,却还是那个光怪陆离的梦,楚子航抱着书包站在仕兰中学二楼的走廊上,外面雨那么大。 

他大概是真的喜欢楚子航的,他想,没有那么喜欢,却还是喜欢。

===============================================

楚子航提着午饭打开卧室门,路明非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保持着刚才的坐姿头上仰着,听见门锁的响动,只有眼珠子象征性的转了转,表情介于困顿和迷茫之间。

“快十二点了,我买了午餐,”楚子航将手里塑料袋放桌上,又走去拉开窗帘将窗户打开,冷风灌进来,凉飕飕的。

“该起床了,今天外面很冷,我给你找一件外套,”

“恩……”路明非哆哆嗦嗦,将被子拉高到只露出眼睛,他刚才思索不出个结果又倒头睡了个回笼觉,现在迷迷糊糊意识散乱,被冷风一刮,怎么都不愿从被子里钻出来。

“我不饿,”随口说瞎话,肚子却十分不合时宜的咕噜了一声,楚子航极不配合的发出一声嗤笑,路明非再也憋不住,掀开被子跳出来, “我饿了又怎样,现在都几点了我当然要饿!又不丢人!”耳朵却先红了。

“我买了油条和豆腐脑,”楚子航一件一件把衣服裤子翻到正面递给他,“吃完了之后我们去超市买点东西,这屋子里唯一能吃的东西只剩水了。”

 

食物蒸腾着热气,咸咸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路明非握着勺子尝一口豆腐脑,又嫩又滑,佐料放的刚好,沿着喉咙滑到胃里,把心也烘成暖暖的,国外很少有卖中餐的地方,别说是这种简单的早餐小吃,他仿佛能想见楚子航开车绕过大半个城市的模样,音响里放着自己喜欢的歌。

“味道真好诶,”他喃喃道,“就是有些辣,我眼泪都出来了。”

================================================

趁路明非吃饭的功夫,楚子航拿着扫帚将屋子里里外外彻底清扫了一遍,敞开所有的门窗通风透气,路明非吃饱喝足在椅子上打个饱嗝,腆着肚子大摇大摆的室内溜达,这个房子装修得无比少女,基础格调是粉色和淡黄,客厅铺着厚厚的波斯地毯,蓝色的窗帘早被拉开,透过巨大的落地窗一览外面车水马龙,

“装修的真好看,”路明非评论“就是女了点,不太符合师兄你的风格。”

“这不是我的房子,”楚子航头也没回,将垃圾桶的几个袋子取出来分类,“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她回国探亲了,让我帮她看家,”

“原来师兄你这样的面瘫除了苏茜学姐以外也会有贴心闺蜜小棉袄啊,那个女孩子一定是非洲来的。”路明非伸个懒腰,嫌冷的把身上外套的拉链拉上,那件衣服真合适,连袖子都刚好,散发着淡淡薰衣草香,“噫,居然用薰衣草的洗衣粉,废柴兄说用花香的男生都是基佬,明明是他自己懒得去超市,只舍得用学校供应的劣质货,”他今天很兴奋,叠叠不休,努力将衣领拽到身前想看看标签,“标签被剪了诶,这件衣服也是师兄你闺蜜的吗?”

“我本来就是基佬,我喜欢你”楚子航不不动声色放了个大招,瞧见路明非脸又一次红到了脖子,“那件衣服是我大一时买的,没想到你穿那么合适。”他终于完成了最后的清扫,走到水池边洗了把脸,出来时路明非正蹲在地上研究那个早就熄了的壁炉,耳根已经回复本来颜色了,发尾处一小撮头发调皮的翘了起来,一晃一晃,“走吧,”他过去拍拍路明非的肩,“已经两点了。”

================================================

今天室外气温很低,天气却晴和,只是天空并不明朗,几片乌云低悬着,略微灰暗些。

“你想吃什么?”楚子航心情不错,脸上难得带着点笑,周末路上的私家车很多,害怕堵车,两人干脆直接选择了走路过去,

“都行,穷人家的孩子不挑食,”路明非不太在意的回应,语罢自己又小声嘟囔“就算我想吃爆肚炒肝涮羊肉,你也做不来吧。”

“这次是做不来,”楚子航惋惜,“不过可以回去上ebay看看,说不定真有铜锅卖。”

“大手笔诶,师兄你真是天生的霸道总裁不去当演员真可惜,”路明非说,扭着腰造作的虚趴在楚子航胸前,“搞得我都开始产生谈恋爱的幸福感了。”

 

是周末,又是下午,超市几乎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路明非望着结账处长长的队伍直腿软。他是个标准的宅男,午饭晚饭都靠贴心的外卖小哥,去过的最大贩卖店是宿舍底下小卖部,还总是踩着快打烊的时间,突然见到那么多人,有些不知所措。

“要不我们别买了,”他呷吧呷吧嘴,“就凑合着吃楼下的肯德基香辣汉堡挺好的。”

“没事,你先进去逛逛,我推了购物车过来找你,“楚子航捏捏他的掌心,转身一溜儿小跑到队尾。 

 

随处转悠就转到了零食区。他们是来买晚餐的,这一点路明非很清楚,可水产区和肉食区又腥又呛,光是站着就受不了。

货架上琳琅堆积着薯片果冻饼干,路明非一个个看过去,算计好了待会儿要拿什么,就瞥见最底下一排孤零零的橡皮软糖,还是他最爱的热带水果味,蹲下身刚拽住袋子,一只肉呼呼的小手就伸过来握住hello kitty的封口。

 “啊。”长着淡金色头发的小男孩站在他旁边,睁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小孩子牙还没长齐,中间缺了一块儿,张着嘴咿咿呀呀的说话,爪子还执拗的攥着软糖的包装。

“哥哥先来的,快松手让给哥哥。”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少妇,应该是小孩的妈妈,她抱歉的冲路明非笑了一下,一边对着男孩使劲摆手。男孩十分委屈,看看妈妈又望望路明非,念念不舍的盯着hello kitty的脑袋,始终下不去决心。

路明非抓抓头发,松开手把糖让给他,

“突然想起哥哥不能吃甜的,让给你啦。”他大大咧咧的对男孩做个鬼脸,摸了摸的柔软的头发,拍拍手站起来,

正巧这时楚子航推着购物车过来,叫了声路明非的名字,他抓起货架上想买的薯片饼干,扔进篮子里,十分顺手的前旗楚子航的胳膊。

目睹这一幕,男孩母亲脸上的笑凝固了,变成一种很微妙的嫌恶表情,那小孩本来还想过来和路明非说谢谢,突然被母亲拦腰抱走,隔着几米,路明非隐约听见女人的声音说他们是坏人。

坏人。

原本的兴致瞬间被浇末,手僵了,身体从内部一寸寸冷下去。

原来喜欢上同性,就会变成坏人。

他悻悻松开拉着楚子航胳膊的手,垂下头自顾自往前走。女人不高的音调还在他耳边回旋,好似小时候那个总板着脸的语文老师,指着他的鼻子说他是一个没人管的坏孩子。

可明明都不是他的错,父母的爱或是喜欢上谁,都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东西。

 

“对不起”,楚子航从身后追来,购物车被弃之一边,伸出手想要抓住他,或是拍拍他给他个拥抱,又在空中停下来,尴尬的收回。刚才发生的事情让他有所顾虑,路明非的样子让他心绞着难受,没有办法,只能手足无措的跟在后面。

“对不起……”他又道歉了几次,声音一遍比一遍低,最后几乎是将声音压在嗓子里。

“又不是师兄的错。”路明非终于转过身来,轻轻摇头,“我刚才好好想了想,我又不是同性恋,还是喜欢女孩子的。”他看见楚子航的脸慢慢失去血色,接着,“可是喜欢上谁这种事情又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对不对?陈雯雯原来这样对我,我也还是对她念念不忘嘛。喜欢上师兄也是,脱离控制了啊,要是我能自己选择喜欢谁不喜欢谁,就不用活得那么痛苦了对不对?”他走过去轻轻拉住楚子航的衣角,小声的恳求说,“我们回去吧。”

===============================================

路明非一直没有出来。回到那个充满了粉红气泡的卧室,他将自己埋在厚厚的棉被里,蜷成一团,手机扔在一边,因电量不足红色的警示灯一闪一闪。

早就过了晚饭的时间,楚子航叫了他好几次,都被敷衍过去,被子很暖,给了路明非更多的安全感。

过了很久,直到夜彻底深了,他才终于掀开被子坐起身,胡乱裹上外套踩著拖鞋走出去。

客厅灯都开着,楚子航端坐在沙发上,饭菜一点没动,已经冷却,油覆在面上,令人反胃。

“师兄,我有些话想和你说,”路明非径直走过去坐在楚子航身边,态度很强硬。

“我说就好了,你可以不用理我。”他清清嗓子,攥紧身上的外套,“我在很久以前,也没多久,就是暑假的时候,曾经做梦梦见过师兄你”

“挺古怪的梦,我被人囚禁在电影院里动不了,屏幕上放映的都是关于你的事情,很多场景我从来都没见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梦见。”

“那之后没过多久你就约我去了咖啡厅……发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可我一直都没打算把这个梦告诉你。”

说完这句就没了动静,路明非靠在沙发背上,眼睛半阖着,双手规整的放在双腿上。

楚子航很诧异,他没想到路明非要说的竟然是这个,他刚才看路明非一脸颓丧的过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结果没头没尾一堆话,好像也听不出意思来。

“为什么要给我说这些?”

“也没什么。”路明非用指尖碰了碰鼻梁,“就是我觉得师兄你总是会产生误会,什么事情都算在自己头上……我虽然又怂又挫,可也不会随便就答应一个完全没有感觉的人。今天的事情我很难过,还特破坏心情,不过纠结一下就好了,要是别人鄙视我我就活不下去,早就夭折了。”

他情绪恢复的不错,现在就已经能吐槽开玩笑,楚子航看他自嘲时故意吐出的小半截舌头,时不时因为抽气耸动的鼻头,凑上去轻轻吻住他,然后张开双臂,将路明非环在怀里,

“谢谢你”他轻声说,这个礼炮来得太突然,楚子航只觉眼前万千烟火炸裂,都是炫目的光。

评论(16)
热度(76)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