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唯粉。

【 楚路】考试FIN

迟来的卖萌节快乐

最后还是自己割腿肉了QAQ

莫名其妙的故事,算作点文,梗来自86 @小怪兽10086号 是的师生考试梗,希望喜欢٩(๑´3`๑)۶
我终于发现了,每次点文,我都只有第一篇会搞得无比通畅。

考试

一、

把大象放进冰箱需要几步?

三步,打开冰箱,放大象,关上冰箱

为什么动物园开运动会,只有大象没去呢?

真笨,因为大象在冰箱里呀

蚂蚁骑车去追大象,为什么沙漠上只留下一条笔直的脚印?

因为他骑的是自行车

……

为什么自行车会叫做脚印啊

为什么蚂蚁要去沙漠

不对,大象不是在冰箱里吗?

……

好像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路明非托腮坐在座位上,耳边是笔尖触纸的哗哗声。电扇一刻不停的转动,将燥热空气搅得浑浊,光线透过帘子射进来,洒出光斑,带着太阳的味道。

蝉鸣凄切。

这本应是一个惬意舒坦的午后,直催促人躺靠在家里柔软的沙发上打盹。

要是没这该死的考试的话。

路明非长叹口气,将思绪重新拢回试卷上,映入眼帘的数字排列整齐如军队,问题结束后留出大片空白,几何,概率,积分,统计。

真真是头疼,搞不明白,哪一个都搞不明白。

视线又飘忽起来,思维乱散,他微微抬头,余光瞥见讲桌后批改作业的那人,坐的笔直,微蹙着眉,指尖驱动笔杆在空中划出优雅弧线。

 

喜欢一个人需要几步呢?

也是三步,

抬眼看他,心跳加快,悟出心迹

 

二、

楚子航有些心神不宁。

他用了差不多三十分钟批阅所有的家庭作业,细致的将本子分班归类,向后靠上椅背,小幅度活动下有些僵硬的腕部关节,站起身来俯瞰学生们的答题情况。

这次的题目似乎太难了些,教室里安静地可怕,好多孩子无目的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答题卡留下大片空白,就连几个平日成绩傲人的学生也要眉头挤成川字,踯躅纠结要不要将运算答案誊上卷面。

 

【他该是很头疼吧】楚子航漫无目的的遐想,视线不自觉飘到最右边角落上那个穿着深蓝色校服外套的身影。路明非左手托腮,长袖挽到大臂处,露出一截堪算纤细白净的胳膊,他的右手握着黑色碳素笔,笔尖在答题卡上沙沙游走,神色透着慵懒,看上去竟是难得的顺畅。

【哦?】楚子航挑眉,【有些不合常理】

路明非成绩不好数学尤差,夸张得几乎到了看见数字排列就头疼的地步,这样的考试,按照以往早就该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居然也转性了会好好答题了?楚子航忍了片刻硬是没压住心中困惑,装作咳嗽两声,慢慢踱着步子一晃三顿的走过去。

 

三、

路明非喜欢楚子航,这件事情要追溯到很久以前。

升高二时他早已习惯了班主任不时抛来的白眼,数学老师拐着弯儿的嘲讽,化学老师摇头摇头再摇头。直至新学期伊始,那个带大黑框眼睛梳中分头的物理老师终于出人头地调去另一所市重点当副校长,路明非和往日那样背着挎包吊儿郎当踏着铃声进教室,便看见一个过分年轻帅气的男人捧着教科书横眉瞪他,顿了好久才终于大发慈悲放他进去。

【你下课之后留一下】

冰冷清浅的声线语气淡淡,他梗着脖子轻轻应声,没料到留下来的结果是楚子航不求回报的给他免费补习三个月,挽救他的成绩与水火。

真雷锋啊,会走路的那种。

 

【新来的老师长得好帅,就是不爱说话,总低着头,感觉冷冷的】

女孩们私底下总这样说,下课后压了嗓子语言肆无忌惮。路明非倚靠在教室最边缘的角落里,竖着耳朵偷听,脑海里瞬间蹦出那个熟悉到刻骨的身影。
其实他说话的时候也很好看啊,一张一合的嘴唇很性感,叩击桌面的指尖很性感,衣领下若隐若现的锁骨很性感,
笑起来的时候,很性感。
路明非浮想联翩。

 

四、

路明非在画画,吃了豹子胆,直接用油性笔涂鸦在答题卡上,专注又认真,楚子航在他身旁站了快十五分钟,也没收获一点余光。

在画什么呢?楚子航好奇,轻轻俯下身,动作尽量轻柔不发出声响,呼吸也放缓,努力隐藏那轻微鼻息。

一副很写实的画,是个男人,黑色长风衣遮过膝盖,围巾自然下垂,怀中捧着本书,眉头微锁。

他静静望着那个纸上渐趋完整的“他”,这幅画就要进行到尾声,路明非咬着笔盖发出意味不清的小声嘟囔,笔尖犹豫良久左右徘徊无从落下,

【你要把这张卷子交上去吗?】低沉的轻笑,男孩下意识用手肘挡住卷面,漆黑瞳孔圆瞪,映出人影。

 

五、

反正也不会做,画画好了。

 

画一个男人,眉头是皱着的,头发微微挡住眼睛,很瘦,衣领下锁骨清晰可辨。

 

意识到喜欢楚子航的过程简单到几近粗暴,忘了是哪个冬日的午后,雪水化了许多,枝干光秃扭曲,草地贫瘠,冰冷的阳光穿越云层在泥土上辗转磨蹭。

路明非蜷缩在自己的卧室,空了的零食袋扔在一旁,泡面碗摞放在垃圾桶,他只腾出右手在键盘上和游戏里的人族厮杀。室内的温度调得很高,蒸腾出空气干燥,路明非的嘴唇裂了几道口子,露出下面惨淡狰狞的血肉。

【GG】

对手再次咬牙忍输,八局过后,终于能拼尽全力好歹撑过十分钟。

【你是怪物吗?真厉害】聊天框迅速的亮起一行字,

【还好】

【我去吃饭,明天继续】

不等路明非输入再见,黑白熊猫头像很快暗淡下去。

内心得到极大满足,路明非愉快呲牙,掀开被子想出去在找一包薯片,却又在瞥见桌上高考复习的资料后蔫儿回来,累积出的满足迅速复归空虚,倦怠般推开笔记本,他握住铅笔,想写点作业,却没头绪,昏昏沉沉托着腮,右手在纸上胡乱敷衍。

 

腿很长,比例恰好,穿着黑色长风衣,只扣一个扣,深灰色围巾打在里面,配马丁靴。

 

那是什么?他浑身一震,立马找回清醒。复习册上字体层叠密匝,带出他丝丝缕缕的张皇不知所措,相同的三个字繁复交替,

【楚子航】

他呼吸一滞,再次瞪眼确认,

【楚子航】

那面容身影形态言语动作又被拖拽勾勒出来,高挺的鼻,白皙皮肤,脖颈下游动奔腾的深色血管,难得绘出的笑,

嘴角上扬,融化冰雪。

耳边又回荡起女孩子甜腻软糯的笑闹

【新来的老师长得真帅啊,像漫画书里的人诶】

心脏起搏,

咚咚,咚咚

 

六、

【你要把它交上去吗?】

楚子航的声音还在鼓膜颤动,尾音吞进喉咙。路明非惨白着脸,双手无力的挡住桌面,笔掉落到地上,没人注意。

就这样被发现了吗?他在心里哀鸣,楚子航无疑看见了那画,临摹他勾出的高挑男人。路明非说不清的感觉,惴惴希翼这不会引来鄙夷厌恶。

【被改卷老师看见了怎么办?要请家长的】

嘴唇蓊动。

【我……】
迟疑惊恐

【下次画一张笑着的吧】

Fin

这就是结局啦w后面自己脑补

QAQ要是戚风的明信片寄过来我都还没有写青黄,我就选择狗带

评论(12)
热度(113)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