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唯粉。

【敦芥】失眠 fin

摸鱼,复建

短篇一发完

甜的不像话!

失眠

Cp:中岛敦*芥川龙之介(文豪野犬)

一切角色属于原著,ooc归我。



芥川龙之介醒来时周围仍一片漆黑,一缕月光从窗帘间的缝隙渗进来,斜打在被褥下方,借着这光,他刚好能看见左侧床头柜上立着的闹钟,秒针欢腾着奔跑,时针分针一同指向三。

凌晨三点一刻,他又一次失眠了。

 

芥川龙之介的睡眠一向很浅,早先在贫民窟时总紧绷着神经,久而久之养成了习惯,便再也睡不踏实。一到夜晚,就连窗外的犬吠也能将他惊醒,醒来之后辗转反侧,再难睡着,只能睁眼等待天亮。

可这折磨人的失眠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不,或者说,芥川坐起来,将闹钟扔向一边,懊恼的想,自从和中岛敦在一起之后,自己好像再也没有失眠过。

++++++++++++++++++++++++++++++++++++++++++

尽管不愿承认,芥川龙之介还是要说,从各个方面而言,中岛敦都是一个十分称职的男友。他几乎能记住关于自己的一切:生日、喜欢的食物、闲暇时消遣的方式、偏好的休息地点,甚至是他对节约用电的奇怪执着,中岛敦都能很好的贯彻下来。在夏天最热的时候人虎会为了省电跑去侦探社楼下的咖啡店蹭空调,再一脸自豪的跑来向自己邀功。

虽然每次都一脸嫌弃的将他训斥一遍,可这样的人虎,真有那么一点可爱。

 

随着相处的不断加深,人虎很在乎自己这件事越来越深的被芥川龙之介认识到:他很会迁就人,不论是因何而起的吵架都会率先认错,家务也几乎承包了,还每周都绞尽脑汁思考等芥川闲下来之后要去哪里放松一下。哪怕任性一点也没有关系,人虎的性格,温和怯弱到让人觉得温暖。

从小的流离困顿练就了芥川龙之介一颗无坚不摧的心。冷清淡默如他,在中岛敦孜孜不倦的感化之下,也渐渐温和,脸上甚至会带着笑,连樋口、银他们都目瞪口呆。

 

人虎是不一样的,和太宰先生,中也前辈,樋口他们都不一样,占据着仅此一人的地位,扮演着特殊的“重要的人”的角色。

 

所以,当今早他又一次因为一些无聊的事情和对方吵架的时候,中岛敦脸上苦笑和落寞猝不及防的将他刺痛。

“要是龙之介无论如何也还是讨厌我,我离开就好了。”

即使想要反驳,习惯却还是让他下意识的吐出了淬毒的话

“要滚就快滚吧。”

长久的沉默,芥川龙之介躲进房间,却在一个小时之后听见屋外的起铁门被拉开的声音,中岛敦走了,带着所有能拿到的属于自己的物品。他离开前将屋里最后打扫了一遍,一切整洁铮亮,餐桌上孤零零立着属于芥川龙之介的那个情侣杯,粉色的“love”耀武扬威的嘲弄他的狼狈,芥川龙之介走过去,发现里面还盛着半杯尚冒热气的红豆汤。

该死!他在心里暗骂,紧抱住双臂,极力不让自己显得难过。

++++++++++++++++++++++++++++++++++++++++++

不过是失眠,以前多的是只能靠安眠药死撑着日子,熬熬就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芥川龙之介起身,将床头柜上的台灯拧开到最弱,浅黄色的光柔柔晕开,勉强能照到床尾处两件叠好的中岛敦的衣服。

这不是还有东西剩下吗?他直勾勾盯着那两件漏网之鱼,企图要看出朵花来。

说起来,这个台灯也是人虎强烈要求下买的。明明就是毫无用处的东西,却还是任由他放在了床头。

++++++++++++++++++++++++++++++++++++++++++

“龙之介虽然嘴上说着是黑暗里本身,实际最怕黑了吧。”

“你胡说什么!”

“我知道哦,因为每次一关灯之后你就会露出一副被伤害求保护的表情嘛。”中岛敦他靠过来,左手拿着拿着那个死蠢死蠢的企鹅台灯,右手十分自然的拽住他的手腕,“就买一个嘛,龙之介你那么节约用电,晚上用它代替屋里的灯不是很好,还显得很有情调。”

“随便你,”芥川将头撇卡“可我才不怕黑!”

“是是是,是我怕我怕,我晚上没灯会做噩梦说不着觉啊。”

 

他怕黑吗?其实真的不怕,在港口黑手党摸爬滚打那么多年,要是连黑暗都害怕是活不下去的,底层的世界简单却残酷,丛林法则,胜者为王而已。可芥川龙之介却又本能的厌恶黑暗,憎恨它古井无波外表下蛰伏着的风卷云涌,他自以为隐藏的很好,却如此轻易的被人虎戳穿,以一种难以置信的温馨方式。

被归为“重要的人”不仅是因为迁就自己。

而是,中岛敦这个人,实在很称芥川龙之介的心意。 

++++++++++++++++++++++++++++++++++++++++++

怎么会又想到他,芥川收回黏在衣服上的目光,强打起精神。

或许喝杯热牛奶,就能入睡了?这样想着,捂在被子里的芥川始终提不起去厨房的勇气,冬天的横滨气温很低,睡前定时的空调此刻早已关闭,虽然房间里关着窗户,冷气却依旧透了进来,他下意识蜷腿,才后知后觉发现身上已经凉透了,之前忘了开电热毯,对于体质偏凉的他而言,被子再厚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真是败给自己了。

芥川突然控制不住的笑起来。

 

一年之前,无论是睡前的牛奶、提前调好温度的电热毯,还是暖脚用的热水袋,他都不会落下,他不用粉色的刻着“love”的情侣杯接水,不喝除了梅园以外其他家的小豆汤,更不会放任一个男人大大咧咧的出入他家,在他的床头柜上放一个死蠢死蠢的企鹅台灯。

人真是一种太容易改变的动物,养成一个习惯不过需要21天。而他和中岛敦确认关系已经快一年,这一年里,他们在同一个屋檐下吃饭、看电视、哼歌;共用同一个衣柜和同一管牙膏;在一张床上相拥而眠、不时做爱;中岛敦的身体很暖,像一个小小的火炉,所以芥川龙之介再也不用电热毯,不用热水袋,也习惯了被人搂着时不再突然惊醒也不再做只有一个人的噩梦。

 

而他今天早上刚将这个彻底重塑他的人赶走,只因为一场他现在已经记不起来原因的斗嘴。

芥川龙之介真是一个笨蛋,比人虎还要蠢的笨蛋。

他探出身子,伸长手臂拿起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常用联系人那栏显示中岛敦,最近通话是昨天下午3点半人虎问他想不想吃华夫饼。

“我才不要吃那中只有小孩子会喜欢的东西。”

当时自己应该是这样回答的。可最后人虎还是买了华夫饼,草莓味的难得很好吃,还有一袋无花果,是芥川龙之介最喜欢那家店的招牌。

果然,合乎心意的,是中岛敦这个人。

 

电话拨通,十多秒之后,那头传来对方的声音,软软的,带着鼻音

“龙之介?”

“是我……”

“这么晚了,你怎么了?”不同于以外略显幼稚的活泼少年音,中岛敦此时声音低稳沉重,要命的性感。

“人虎……”芥川将台灯关掉,翻了个身,“不,我是说……敦……回来吧……”

我很想你。

这个夜晚似乎有着某种魔力,他大脑来不及思考,这句话便脱口而出

“我很想你。”

……

芥川龙之介不记得中岛敦后面说了什么,甚至不记得对方是不是有回话,反正明天中午,他肯定能看见人虎出现在自己的沙发上,看向自己的紫晶色眼睛里缀着灼人的光。

这样就好。

芥川龙之介闭上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End

By:黍离

评论(4)
热度(45)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