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唯粉。

【楚路】他们 上

据说你们都开学啦!!大家国庆节快乐哦qwq

苏茜视角预警

干巴巴的流水账

 @丹青欲写倾城色   亲爱的我终于把它搞出来了!!!虽然只是番外吧【。



他们

《春秋》番外,苏茜视角

CP:楚子航*路明非(原著 江南《龙族》)

一、

楚子航是我的青梅竹马。

说是青梅竹马,也只是因为恰巧两家住得很近而已。

我们所住的地方,是城北一个很偏僻的高档别墅区,由于临近机场,住户大都是些常年累月坐着飞机世界办公的成功人士,几个月也见不着人影;还有很多金发碧眼的外国人,鼻梁挺拔五官深邃,抄一口蹩脚的汉语,笑起来能看见脸颊两边清晰的苹果肌。小时候我很怕生,尤其怕这些和自己截然不同的人种,只敢远远的躲在自家花园的灌木后面,猜想他们会不会突然变成童话故事里诅咒了睡美人的恶毒女巫。

总之,在我五岁时,整个小区里除了楚子航之外,就没一个能说得上话的同龄人,理所应当的,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楚子航,我一般省略他的姓叫他子航,是一个长得十分秀气的男孩子,有一头软软的黑发和极深极亮的墨色瞳孔,他的皮肤是很健康的白色,加上毛孔很细,就格外的让人嫉妒。

我们小学初中一直同班,坐过三次同桌,每一次都让我对这个家伙到底有多么讨女生喜欢有了新的认识。他的抽屉几乎总是塞满了女孩子们的情书、亲手做的巧克力、果冻、饼干或是一些其他的少女心满满的小玩意,有的也会有书,里面夹一张对方亲手誊写的譬如“山无陵、天地合”这样腻歪的诗句。

不过我从来没见过子航看这些信,一次也没有。每次放学我提着书包站在门口等他,目睹他将抽屉里的东西一股脑拿出来放进袋子里再不动声色的将它们全扔在操场上那个最大的垃圾桶里,神情就好像他平日里看书时那么自然。

女孩子的心意可是很珍贵的,我心里想着,这样随意践踏是会下地狱的吧?可要要是全部接受下来,又会变成因为随意玩弄女孩而下地狱了。看来长得帅真是很麻烦,无论如何都得饱尝业火的炙烤。

 

大概是初三的时候,借着毕业后的班级聚会,终于有了第一个女孩给子航当面表白,之前所有人都默契的选择了情书或者匿名短信,或许是因为子航看起来真的很冷,而女孩们又实在没有勇气在认识的人面前被羞辱。

至于短信和情书,那更像一个小小的秘密的仪式,隶属于青春期少女对幻想中美好爱情的独白。

我已经忘了那个女孩的名字,只记得她长得很清秀,小家碧玉的模样,说话的声音又柔又浅,好似微风拂过浅湾。

“楚子航”她向我们走过来,丝毫不避讳我的存在,将手里的一盒精装巧克力递出去,巧笑嫣然。

“我喜欢你”

站在我角度看,两人很相配,性格也好给人的感觉也好,又都有着让人羡慕的长相,我想了想,假如我是男人,大概就会喜欢这样的女孩,清新可人宜室宜家,可是子航,我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他从没接受过任何人的喜欢,也没对哪个女孩表达过好感。

估计还是会拒绝吧,我这样猜测,又有些害怕那个女孩会哭出来。

女孩的眼泪可是世间的珍宝啊。

最后果然被拒绝了,子航甚至连眉头也没皱一下就将那份巧克力还了回去,附赠一个对不起,那女孩没有哭,只是了然的笑了笑。

“猜到了”她说,连强演的微笑也那么自然,我对她更有好感了,同时在心里默默地将子航骂了一遍。

拒绝这样的女孩的家伙也是混蛋啊!内心却更加好奇起子航到底会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来。

 

聚餐结束,我们一起慢悠悠的沿着河边往家走,那天的月色很美,还有满天繁星,夏蝉嗞嗞的鸣着,却不似白天般聒噪。我舔着冰淇淋,回身看跟在后面的子航,他的头发好像长长了,额发有些遮住眼睛,

我问他

“子航,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

这次他认真思考了很久,直到我吃完冰淇淋,又一次被四周的热气蒸的满头大汗,才突然开了口

“我也不知道”

 

我觉得他在耍我,还恶劣的故意维持着一个一本正经的表情。

怎么会不知道呢?像我,就喜欢成熟一点的,说话要很有哲理;博倩喜欢热血动漫男主角那样活力充沛阳光开朗的;诺诺则喜欢古怪到让她永远不会觉得无聊的人。

人总该会在心里给自己未来的伴侣建造一个理想模型的吧。

我愤怒的瞪着他,就像要用目光将他刺穿那样。可子航脸上没半分作假的样子,皱着眉头,一脸困惑,又走了一段路,他将刚才的说辞重复了一遍

“我也不知道”

这下我相信他没在骗我了。不知道喜欢谁好像是个挺让人难过的事情,我决定安慰他一下,于是走到他跟前,学着之前在一本日本小说里看过的成熟的大人会做的事情,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对他说

“不要紧的,子航,等你长大了,一定会遇见一个想用尽整个生命去喜欢的人。”

 

二、

我和子航没有继续念同一所高中,由于坚决反对住校,我父母劝说我接着读初中那所私立中学的高中部,子航则很早就决定根据成绩去全市第一的学校,很远,在城市的另一头。

最开始没报名的几天里,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干脆咬牙和他一起去好了,总感觉要是以后都不能一起走上课时抬头也看不见他是一件蛮奇怪的事情,但又始终缺少说服自己的理由,我不是那些疯狂喜欢着子航追求他的女孩子,可以为了爱情不顾一切,我们只单纯的朋友而已,关系不错的异性之间大概是不会因为寂寞边追着对方奔向城市那头的,何况我是一个很懒的人。

所以到了报名的那天,我在家里目送子航家的轿车开远,拿着自己的申请表,递交给呆过三年的熟悉母校。

 

高中的时间走的比想象中还要快,无休止的考试、作业、排名将生活填的满满的。我坐在靠窗的位子,见着屋外的树叶枯萎又变绿,龟裂的土地在春季冒出绿草如茵,又在夏日转为满园芬芳,冬季的鹅毛大雪被烈日灼化,灰白的天空逐渐覆上一片通透婴蓝,然后人们换上更轻便的衣服,脱下长靴,拾起短裙,在恍惚间目送着又一年的逝去。

我高二选了理科,物理很难,生物也让人恶心,每天握着钢笔坐在桌前彻底沦为终日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无聊女孩,连青春期也暗淡无光,有时躺在床上,任思绪飘远,才后知后觉意识到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子航在周末打羽毛球或者逛街了,大概是因为两人都很忙。

我开始后悔当时没去仕兰的决定,我隐约就要失去一个朋友了。

 

事情的转机出人意料。

那是高二的一个晚上,正是作业最多的时段,我趴在桌子上,被该死的电磁场运动弄得不知今夕何夕,正纠结着要不要看答案放弃挣扎,突然连着几条短信进来,震的我的书桌嗡嗡直响

【博倩: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你知道吗会长有喜欢的人了!!】

【博倩:男人!!男人!!重点是男人!!!】

【博倩:直男!!又宅又直!!】

我被这消息吓了一跳,懵了差不多三十秒才从椅子上夸张的跳起来,动作大到差点将手机摔地上,看了眼屏幕上的小字,随后抹了抹眼睛,又抹了抹,确定自己没有瞎,才又将所有的短信读了一遍。

一个字也没有看错,我见着满屏的感叹号,几乎能想象手机那头博倩的张牙舞爪。

【你确定?】

【博倩:当然,我什么时候出过错】

【你在八卦上确实有些天赋,可是我不信】

【博倩:由不得你不信,我告诉你,那家伙运动会跑步摔了,会长不仅给他包扎送他回家还义务帮带了一个星期的作业!那可是楚子航!楚子航?!!妞,你见过楚子航对谁那么好吗?除了爱情还有什么能解释这件事情?他绝对是沦陷了!!】

【我不信】

【博倩:醒醒吧丫头,面对现实,睁眼看看,大清都亡了!!】

【……】

 

拜那几条该死的短信,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两小时也没能睡着。子航竟然有喜欢的人了?还是男人?直男?这个八卦像个晴天霹雳,轰隆隆炸下来,震的我一愣一愣缓不过劲。

凌晨三点,我放弃似的拿出手机,对着屏幕一阵敲敲打打

【子航子航,物理好难哦我搞不懂电磁场啦,你能不能教教我QAQ?】

 

好不容易熬到周末,我和子航久违的找到了一起上街的理由,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我背着书包在脑袋里一遍遍回放待会儿想问的问题,一边用余光悄悄打量他,子航长高了,而且比以前更帅,曾经看起来秀气的五官凛冽的不少,博倩告诉我整个仕兰最少有一半的女孩喜欢他,我心里暗忖,还好自己认识他时他牙还没长齐,才掐死了我心猿意马的机会。

 

我常去的那家奶茶店位子很偏,在学校附近的一条小巷里,墙壁两遍攀满绿油油的爬山虎,春日的早晨有遛弯的老年人在附近溜达,有些还提着叽叽喳喳唱个不停的画眉。我带着子航七拐八拐找到终点,店里没有其他的客人,老板娘正坐在角落里看书,老式留声机里淌出一首我没听过的爱尔兰民歌。

 “今天那么早?”见我进来,老板娘和善一笑,“还是香草奶昔?”

“这次要抹茶的。”

 

我们找了一张向阳的桌子坐下,我瞅着子航从书包里掏出一本厚厚的练习册,十分认真的将之前我问他的部分夹上了书签,再不问就真的要看一整天的磁场了,这样想着,我将面前的奶昔搅动出乒乒乓乓的声音,开口道

“子航,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他停下翻书的手,脸上有一瞬间的错愕,这反应真有趣,我赶忙晃晃手中的手机,笑的一脸谄媚

 “我在仕兰的小眼线告诉我的,我好奇嘛。” 

“没错”

“……诶?!”

这次错愕的是我了,完全没料到他竟然就这样毫不辩解的就承认了,准备了一路的台词全没了说出口的机会,我闷着头吸一口奶昔,想理清思绪,又听见补充了一句

“他不喜欢我。”

陈述语。

子航说这话时声音四平八稳,没半点波动,就好像我们现在讨论的不过是两点成线这样的简单数学公理,他也学着我的样子搅动面前的美式咖啡,没有加奶,深褐色的液体便显得格外黏稠,我盯着那杯子看了会儿,总觉得它在寻个机会将我吸进去。

伤脑筋,我想,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伤脑经。

我将身子微微前倾,用吸管干掉最后一点抹茶奶昔,甜的夸张的味道在舌尖炸开,却不让愉快,带着过分腻人的余韵。

“直男很难搞吧?”我问他

“还好”子航放下手中的勺子,小小的啜了口咖啡,被苦的直皱眉,却又很快笑了出来

“没关系,我没打算对他做什么”

 

三、

夏天的时候,我们在名义上彻底变成了地狱中挣扎的高三学子,不过并没有想象中的头悬梁锥刺股,爸爸妈妈在美国一直有生意,已经决定了将我送去那边,我的英语很棒,完全不担心有语言障碍,前段时间考的托福成绩虽然还没下来,却完全不能令我担心。

大概再过几个月我就得走了,想着不久之后自己会踏上异国的土地,周围全是不认识的陌生面孔,那种小时候才有的胆小怕生的情绪就又涌出来,将我一点点蚕食。

唯一庆幸的是子航也不用接受高三的洗礼,他在放假前的最后一天知道自己得到了学校的保送生名额,经过简单的面试,对方很满意他的履历。

于是我俩就这样变成了无所事事虚度光阴的青春期男女。

我的父母总是出差,所以我能一次又一次的找到盘踞在他家的理由。

 

六月的一天,我正坐在他家客厅的沙发上一边看书一边吃西瓜,子航则一直呆在露台不知道忙活些什么,过了一会儿露台的门打开,我循声望去,见他手里抱着厚厚一摞书,都是高一时期的课本,码得整整齐齐,可因为长期放在外面积了灰,看起来脏脏的,把子航的白t恤也蹭出几块灰色。

我确定现在的他不需要这些东西,就算是良心发现打算复习,学校发的复习大全也够了。

“这是什么?子航你要把它们拿去扔掉吗?”我凑过去观摩那些书名,无一例外全是理科。

“不是,我一会要用”

“蛤?!”

“路明非打算学理,他理科很差。”

这下我懂了,可是又更加不懂了,学理科的话,直接填志愿单就好了,用不着特地复习呀,路明非是那么勤恳奋斗的人吗?博倩明明告诉过我那家伙成天迟到成绩差到不知道为什么能混进仕兰这样的精英学府。

“陈雯雯要学理,他想和陈雯雯考一个班”

靠!!

我憋着满腔怨气,心里嗟叹一代男神何至于牺牲到如此地步,边放下手中看了一半的小说跟着子航走进书房,两个人整理总会更有效率些,我拿起两本久违的化学书和放在桌上的草稿纸,在脑子里回想当年上课时老师反复强调过的重点。

 

下午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当我从笔记中抬头,窗外已经染上一片亮丽的橙色,太阳远远悬在山的那边,露出小半个脑袋,随时会沉下去的样子,我盯着那一片绚烂的火烧云发呆,恍然觉得一切岁月流转都那么了无声息。

“非他不可吗?”我问,子航的手边已经整理好一摞手纸,他的头低着,在我的角度,能看见有些微长发尾扫过后颈

“什么?”

“一定是路明非才行吗?”

他又笑了,我不知道他的表情,却总觉应该会和我第一次问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时的笑容一样。

 “我没打算过和他在一起”

看来是非他不可了。

我打个和呵欠,伸着懒腰从桌前站起,肚子开始抗议了,厨房里之前炖好的萝卜排骨汤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我将它端出来,一边开火打算炒几个炒菜,脑子却有些乱,总想起很久之前我和子航初中毕业的那个晚上,我拍着他的肩说的那些话。

“放心吧子航,以后你一定会遇见一个不论如何都会继续喜欢的人的”

算不算一语成谶呢?

我烦躁的掀两下铲子,感慨直男果然是很麻烦啊。

tbc.


这其实是我一个未公开长篇的番外,然而正文我只写到了第二章【抓头】我痛定思痛,觉得这一切的原因完全是因为阴阳师这个辣鸡游戏!!什么时候我抽到我的第四个SSR什么时候我更文……

其实这篇完全是可以发完全篇的,然而,我拒绝每次发文超过5000字【烟.jpg】


评论(10)
热度(40)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