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唯粉。

【澜巍】拨云见日1.2

 没捉虫

我没想到我居然真的让沈美人上线了。

第二章

龙城大学不仅在龙城是最好的大学,在全国论师资氛围科研成绩也能跻身前十,尤其是它里面的文学院,其前身是前朝京师学堂的一个分支,由当时的皇上亲自下旨成立。直至今日,文学院的楼里挂着的牌匾仍是百年前御赐的大书法家郑桥的亲笔。

赵云澜从车窗探出身子将自己的警员证递给门口的保安,又费了半天口舌解释缘由,才终于被放行。

此时不到早上十点,正是有课上课没课睡觉的好时间,校园里除了正忙着给灌木修枝剪叶的园丁和秀恩爱的情侣外几乎看不见其他人,连问路也不方便。赵云澜顺着指示路标绕了两圈,又让楚恕之打开导航,折腾好半天才终于找到了外来车辆的专用停车场。

“嚯,这名牌大学就不一样啊,连停车场还分外用内用地上地下,够大够气派。”赵云澜从车上下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捶捶肩膀,才终于舒展了。他用目光指使楚恕之拿起笔录本,自己空着手脚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

“你刚才说叫卢若梅出去的人和凶手是同一个人,可是赵队,连环杀人案的难点从来都是在凶手和受害者的弱关联性上面。这次的凶手很谨慎也很专业,在之前的三起案子中基本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证据,你真的相信他会不顾风险像身边的熟人下手?”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可是我想了一路,确实找不到更合适的解释。”赵云澜双手插在裤兜里,低头看着地面,“后来我想,或许可能这两件事对于凶手来说并不冲突,唔,意思是,虽然他和卢若梅关系匪浅,却没人知道。”

楚恕之对于这个猜想明显持怀疑态度,他挑高了眉毛,没有接话。

 

卢若梅住在校内女生宿舍四号楼的三楼314号房间。赵云澜和楚恕之两人还没上去就遇见了一等一的难题,宿舍楼门口满脸横肉的宿管大妈拦在楼梯口对着两人吹胡子瞪眼,铁了心的没有搜查令不让进。卢若梅的死讯此时对于外界还没有公布,赵云澜自然不可能凭空变出两张局长盖章的搜查令出来,只得死缠烂打,用尽毕生泡在红花里的功力,对着大妈又是吹捧又是卖惨,才终于争取到了三十分中的时间——而且大妈只同意赵云澜一个人进去,将“一脸凶相”的楚恕之拦在了门外。

“美女,我们局里有规定,笔录得两个人做,你那么貌美如花善解人意,能不能通融通融。”赵云澜脸都快笑僵了,秋波不要钱的送,依旧撼动不了中年妇女的做出决定。

“少来,做笔录你们有搜查证吗?没有说什么,一个人上去,三十分钟,不上去拉倒,省得我担责任。”

“别别别,一个人就一个人,谢谢谢谢,美女你真是人美心更美,我同事不上去,他就在校园里转转,这个不违反校规吧。”赵云澜冲着她嬉皮笑脸,一边暗暗给楚恕之使了个眼神让他先走,这才拿着记录上了楼梯。

他本来的目标是卢若梅同寝的一个叫李茜的国文系学生,她和卢若梅从初中起便是同学,十年同窗好闺蜜,如果卢若梅真的告诉了其他人是谁将自己叫出去,李茜很可能是知情人。

可惜李茜并不在宿舍,整个314房只有一个正盘腿坐在床上玩手机的女孩子,她听见敲门声头也没抬的喊了声“进”,连姿势都没变,直到游戏角色死了等着复活的间隙抬起来看见一个陌生男人的脸,才吓得赶紧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腿。

“警察,你别害怕,我问几个问题就走。”赵云澜及时掏出证件,将女孩子的尖叫赌回喉咙里。

“警察……?”听见这两个字小姑娘更害怕了,吓得赶紧坐直了身子,哆哆嗦嗦的解释,“我……我发誓我什么坏事儿也没干过。”

“不是你,”赵云澜和颜悦色的说,“你别紧张啊我又不会吃人,是关于你两个舍友的,我问完就走。”

“不会是李茜犯了什么事儿吧?”女孩子用力拽紧身前的被子,小声的自言自语,“我就知道她早晚要出问题……”

她这话一出口赵云澜便眯起了眼睛知道有戏。他假装拿起手机看时间打开了录音功能,随后拿起本子和笔开始记录。

“你得先告诉我你叫什么,不然总同学同学的喊怪生分的,不符合我们贴近群众的定位。”赵云澜看准时机插科打诨,尽量让对面的人放松下来。好在他虽然不常做审讯的工作,泡妞方面却是一把好手,久经情场的辣妹都能轻松搞定,更别提还没毕业的大学生了。对面的女孩果然被他人畜无害的笑打动了,点了点头,攥着被子的手松了些。

“乔然。”

“你爸妈可真会取名”,赵云澜奉承话说的信手拈来,“刚才我说自己是警察时你第一反应就提到了李茜,为什么?”

这个问题让乔然又紧张了起来,她咬着嘴唇低头不说话,赵云澜也不催她,只自顾自的转着手中的笔,偶尔用指尖敲两下手中的笔记本。

“因为……怎么说呢,学校关于李茜有很多不太好的传闻。”她声音细细的,也就比蚊子叫大点儿,语速很慢,好像每说一个字都要思考很久,“之前的时候学校有个富二代,喜欢去一些声色场所,他说他在大世界看见李茜了,李茜是那里的陪酒小姐。唔……给钱可以陪睡的那种。”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赵云澜皱起眉头。

“大概半年以前,”乔然回答,“其实本来我是不相信的,因为李茜长得很漂亮,是那种人群中你一眼就能注意到的那种漂亮,学校有很多人喜欢她,我以为这个富二代只是求爱不成所以泼脏水……可是他第二天在论坛里发了李茜坐台的照片。”

“这算是校园暴力了吧,学校不管吗?”

乔然轻轻的摇头,“不管的,学校可能觉得过几天就好了。从那之后李茜的人缘就变得很差,有时候走在校园里都有人对她指指点点的。我和她本来就不太熟,所以没敢多问,但是梅子应该知道,有一次我回宿舍听见他俩吵架,梅子说让她别干了,应该就是在说这件事情。”

“你听见李茜怎么回答了吗。”

“没有,她没说话,后来我推门进去,两人就没吵了。”

赵云澜点点头,用笔将她说的几句话记下,“好的我知道了,我回去之后让同事查一下,接下里的问题。你昨天晚上一直在宿舍吗?卢若梅回来了吗?”

“回来了,”乔然点头,“不过很快就走了,昨天她表现的很奇怪。”

赵云澜:“具体是哪里奇怪?”

“我们没有晚自习,梅子他每天晚上差不多八点都回自己去图书馆,直到关门才回来,这点宿管阿姨都知道,所以平时都会给她留门,查不到一刻的时候梅子才会到宿舍,”乔然顿了顿,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赵云澜一眼,“她昨天不到十一点就回来了,回来的很急,我当时还随口问了一句她怎么这么早,她说一会儿有事情要出去,还让我不要给她留门了,她晚上不回来。后来她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她手机响了,她接着电话就出去了。”

果然是这样。赵云澜将自己之前写在纸上的推测用笔圈出来,在旁边记下批注,继续问乔然,“她有告诉你自己出去干什么吗?或者是打电话的对象?”

“没有,”乔然歪着头回忆了片刻,随即肯定到,“没有,我当时正准备问电话就进来了,但是我怀疑这个电话是李茜的男朋友打来的,因为梅子走的时候我听见她说了一句李茜。”

“李茜有男朋友?”赵云澜明显一愣,随后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像是听见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什么时候的事?你知道那人是谁吗?”

乔然被赵云澜的激动吓了一跳,要不是赵云澜一直表现的沉稳又专业,她都要怀疑他是拿着假的警官证来套李茜个人信息的疯狂追求者了。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细声细气的回答,“具体是谁我不知道,好像是李茜在夜总会认识的。这人应该蛮有钱的,他曾经开着一辆迈巴赫来学校接李茜,当时引起了小幅度的轰动,论坛大家都说李茜是被人包养了。从那之后李茜应该就不去夜总会上班了,那段时间她每天回来的都很规律。”

“那段时间?”赵云澜捕捉到了这段话中隐藏的细节,追问道,“后来又不规律了吗?”

“恩,后来她就经常不回宿舍了,还总是翘课,偶尔回来也神神叨叨的,就……感觉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人也瘦了很多,我怀疑是那个男的对她不好,梅子好像也劝过他分手,但是李茜不愿意。”

“李茜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回宿舍的你还记得吗?”

“记得,那段时间正好在筹备运动会,刚好我是学生会的所以记得很清楚,大概是四月中的时候,两个半月以前。”

两个半月,赵云澜笔尖一顿,正好是第一起凶案发生的时候。

这会是巧合吗?他在李茜的名字旁边画上星,又在下面用粗的那头写下男朋友三个字。

“谢谢配合,我想问的基本就那么多了,”赵云澜合上本子站起来,冲乔然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我给你写了一个我的电话,你要是能想起其他关于李茜和卢若梅的事情随时可以联系我,24小时在线,如果一会儿李茜回来了,你也可以给我打电话”他将写有自己名字的纸条放在桌上,用笔筒压住。

“我还有其他工作,就先走了。”

“对了警察哥哥,我能问问他们两个到底怎么了吗?”乔然叫住赵云澜,紧张的绞着手指,“要是不方便的话也……”

“没关系可以告诉你。”虽然卢若梅的死讯还没有对外公布,但也就是小郭回去写完报告之后的事情,毕竟已经是第四起连环杀人案了,不可能瞒住,“卢若梅的尸体于今天凌晨四点被人发现,凶手不明,我们只是在例行调查她的社会关系。”

“尸体?”听见赵云澜的话,乔然爆发出一声压抑的尖叫。“你是说她死了?!骗人的吧!!”

赵云澜摇摇头,轻声的安抚她“我会尽快抓到凶手的。”

然而乔然已经没有回应了,她双目空洞的坐在床上,攥紧被子的手无意识的松开,半响,眼泪才终于从眼眶里落了下来。

 

赵云澜又陪乔然做了两分钟,女孩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往下落,他只擅长哄女人笑,实在不知道怎么安慰女人哭,只得给乔然倒杯温水放在桌上,悄悄地关上门离开了。

赵云澜自身情绪也有些受乔然影响,他平复了几秒钟,才掏出手机来。先发短信让林静去查查几个月以前李茜男朋友开来接她的那辆保时捷,然后打了个电话给汪徵,问她尸体的解剖结果。

汪徵那边少见的过了很久才接,听背景闹哄哄的,有女人的尖叫和哭闹声,汪徵的声音经过处理有些失真,但还是能听出浓浓的疲惫。

“怎么了这是,警局让人砸了?”

“卢若梅的家人不同意解剖,正在外面哭呢,她妈妈纠结了一帮记者堵着门口说要找王局要说法,王局也急了。赵处你和老楚先别急着回来,现在正是风口浪尖,回来估计被骂死。”

“我们就算回来也得中午了,不过这次的案情算是有了重大进展,就算王局骂我我也能找到说辞混过去,”赵云澜说着吹了声口哨算是安慰汪徵,“行了你也别急了,让他们闹去吧,家属情绪激动可以理解,找几个专家做做疏导工作,主要还是让他们配合,这次的死者卢若梅对整个案子的作用很大,尽量不要和家属对立。”赵云澜见楚恕之不在下面等自己,知道他是去调查其他相关人员了,倒也不急,便边思索案情边自顾自的逛起龙城大学的校园来。可能是他太投入,完全没看人看路,直接和一个迎面走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诶抱歉!我想事情呢没看路,没撞着你吧?”赵云澜直接把人手里拿着的书撞掉了,还好人被他眼疾手快的扶住没摔着。那是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皮肤白皙的几乎能看见其下的血管。正值盛夏,他身上却还是整整齐齐的穿着熨烫妥帖的长袖衬衫和的西裤,配一副金边眼镜,整个人显得斯文又干净,简直是赵云澜的另一个极端,教科书般的“知识分子”形象。

赵云澜拖着人的腰将人扶起来,又弯腰下去帮他捡起掉在地上的教案,错过了男人看见他的瞬间,脸上闪过的猝不及防的震惊。

“不碍事我可以自己来。”那人正准备弯腰,赵云澜已经捡起东西站起来了,他拍了拍教案上的灰,眼尖的看见姓名那栏最顶上的“李茜”的名字。

啧,真是无巧不成书。

他将教案递还给男人,却没有立刻放手,而是直接俯过身子,直勾勾盯着对方的眼睛,片刻,才若无其事般收回手直起身子。

“哎哟,我以为龙城大学的教授都是些上了年纪的古董,没想到还有那么年轻的呢?真是让人开眼界,”赵云澜一秒恢复自己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模样,眼神暧昧的在男人身上转了两圈,没有忽略对方泛红的脖子和耳尖,心想这人真是纯情过头,“我姓赵,赵云澜,警察,今天碰巧来这边查案,不知道这位老师您贵姓。”

男人在听见警察两字时身子明显的绷了一下,只是一瞬间的事,却没逃过赵云澜的眼睛,赵云澜挑了挑眉,面上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似笑非笑的盯着面前的人,男人被他看的移开目光低下头去,用温润低沉的声音缓缓地说,“免贵姓沈,沈巍,是龙城大学国文系的老师。”

“哎呦,巧了吗不是,我现在再找一个你们学校的学生,正巧就是国文系的,名字叫李茜,沈教授你认不认识?”

沈巍点点头,丝毫不隐瞒,“李茜是我的学生,我是她班主任,她出了什么事儿吗?”

tbc

评论(3)
热度(48)

© 黍离 | Powered by LOFTER